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傲天圣帝> 第2302章,他們(中)

第2302章,他們(中)

    死亡之主來到龍族的消息,很快便擴散開來,坐在飛舟上的葉天澤,正恢復著元氣。

    這艘飛舟很破舊,行駛的過程里,還時不時的發出“嗡嗡”的震動,其上的陣紋,仿佛扭曲著,像是隨時都會撕裂,而后被虛空碾碎一般。

    飛舟雖然震動,但老者催動時,卻十分的平穩,可以看得出來,他對駕駛飛舟十分在行,控制的非常到位。

    但是飛舟內,卻一應俱全,有葉天澤要的所有資源,如果不是因為這破舊的飛舟,他還以為這是早就為他準備好了的。

    老者催動的飛舟,并不是全速航行,中途偶爾會在龍族的城邦內停頓,在碼頭上偶爾會得到一些驚人的消息。

    死亡之主降臨龍族,并與文明議會的強者,在通往中央界域的邊界上大戰了一場,最后死亡之主消失了。

    文明議會的人進入了龍族,在龍族內搜索著葉天澤的存在,許多的龍族都被發動了起來,凡是有死亡之主下落的人,都會得到一張船票。

    這對于龍族的誘惑,簡直是致命的,許多普通的龍族并不知道彼岸之主隕落的消息。

    但一張船票,勝過了千言萬語,那是真正可以一步登天的機會,畢竟眾生都想要登上彼岸之舟,那里才是真正的彼岸。

    “船票啊,多么誘人的事情。”飛舟航行的第十天,葉天澤修為終于恢復的差不多了,“你不想要嗎?”

    這是因為船上的玄黃元石足夠多,這也不由的讓葉天澤懷疑起,這老者的身份來。

    如果不是提前有準備的,他是絕對不信的,而老者顯然也知道了他的身份。

    “想要啊。”老者頭也不回,一邊操縱著飛梭,一邊說道,“做夢都想上彼岸之舟上看一眼,哪怕只是一眼,但是……我有我的任務。”

    “什么任務?”葉天澤接著問道。

    “送你去一個地方。”老者說道,“去到了那里,我的任務就完成了,也許我可以去彼岸之舟看一看了。”

    “那時候,你就去不了了。”葉天澤說道,“因為你沒有船票,但是……拿我你可以換一張船票。”

    船艙內忽然沉默了起來,不知過去了多久,老者忽然回過頭,雖然看不到他的臉。

    但葉天澤卻可以在他的眼中感覺到笑意:“我就是船夫,要船票做什么呢?”

    “你的船跟那艘船不一樣。”葉天澤認真道。

    “你說的不錯,我的船和那艘船不一樣,但都是載客的船。”

    老者說道,“彼岸之舟通往的是彼岸,我的船通往的也是彼岸,目的都是一樣的。”

    說完,老者便回過頭去,繼續開著他的船,葉天澤看著他的背影,目光有些恍惚。

    他的腦海里,全都是老者剛才的那句話,如果不是確定老者只是一個無極道修士,實力不如他,葉天澤都會懷疑,他是不是什么扮豬吃老虎的世外高人。

    最后他仔細一下,覺得是自己過于執拗了,誰說弱者就不能說出真理了?只不過,弱者說出真理是,因為沒有話語權,沒有幾個人在乎而已。

    但弱者的真理,也是真理,老者的真理,依然是真理。

    “你說的對。”葉天澤說道,“都是載客的船,也都通往彼岸,只不過,世人的彼岸都不一樣。”

    老者回過頭來笑了笑,沒有答話,船艙內就此平靜下來,無論外面多么激烈混亂,這里始終都只有飛舟行駛時的“嗡嗡”震動聲。

    他們船并不是沒有引起懷疑,但老者每次都能夠僥幸的避過外界的探查。

    這一路走了十五日,終于到達了目的地,老者微蹙的眉頭,終于放松了下來:“客人,我們到地方了。”

    葉天澤查看了一下飛舟的羅盤,發現他們還在龍族境內,他們僅僅只是走了不到數萬里而已,而且是在龍族境內歪歪繞繞。

    很多的路線,甚至是重復的。

    下船的時候,有一名鐵獾族前來接應,這名鐵獾族一身的毛發,全都呈現出了白色,眼中露出了滄桑之感。

    見到老者時,這名鐵獾族眼中泛出了此前他看到的光彩,像是等了一輩子,終于等到了故友的到來。

    但是,葉天澤從他們相敬如賓的語氣里看出,他們其實是第一次見面。

    “客人交給您了,老朽的任務完成了。”老者展顏一笑,無比的輕松。

    這名白發鐵獾族恭敬的施了一禮,道:“放心吧,我一定將客人送到。”

    老者轉身返回飛舟時,葉天澤忽然想到了什么,喊道:“敢問前輩……您叫什么?”

    雖然他知道老者不一定會回答,但他還是詢問了一下。

    老者卻沒有回頭,甚至連腳步都沒有停下,一言不發的走進了飛舟內,催動著那艘飛舟,漸漸的遠去。

    葉天澤愣在了原地,一時間無言,那名白發鐵獾族,道:“客人隨我來,我將把客人送到。”

    他沒說要送去哪里,但葉天澤知道的是,老者一定會將他送到,因為他的眼中亮著堅定的光。

    鐵獾族帶著他進入了城邦內一座貨棧,在貨棧外十幾艘飛舟正準備起航。

    “鐵離心,你又遲到了!”一聲喝斥傳來,“老不死的,昨天晚上又喝多了吧。”

    換做鐵離心的老者躬著身子,望著最前面那艘飛舟上站著中年鐵獾族,一臉謙卑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我保證再也不會有下次了。”

    “什么,你還想有下次?”中年鐵獾族怒道,“我告訴你老不死的,再有下次,你就給老子從哪里來,滾回哪里去。”

    “是是是。”鐵離心唯唯是諾的說道。

    一番的折騰,白發鐵獾族才帶著葉天澤上船,他一路上對他葉天澤,都十分的恭敬。

    葉天澤皺眉的時候,他還安慰葉天澤,千萬不要生氣,都不值當。

    這名喚作鐵離心的白發鐵獾族,只是船上的一名貨郎,逢人便說,葉天澤是他的徒弟,周圍的鐵獾族只是嘲笑他,覺得他不識好歹。

    每逢一站,白鐵離心都會和其它貨郎一樣搬貨,但從來不讓葉天澤動手,飛舟起飛的時候,就會拿出一個酒葫蘆聞上一口,滿臉陶醉的樣子。

    葉天澤問他為什么不喝,鐵離心立即收起那一臉的陶醉,小心翼翼把酒葫蘆收了起來,而后認真的說道:“我有任務,要把客人送到,不能喝酒。”

    可在這一路上,從其它貨郎的口中葉天澤得知,鐵離心是一個酒鬼,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喝酒的路上,他所掙來的紫金幣,全都拿去換了酒,修為也是尋常,連無極道都沒有突破。

    但是,每次想到鐵離心認真的對他說“我有任務,要把客人送到,不能喝酒。”時,葉天澤都會生出一股怪異的情緒,他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情緒,但他可以看懂鐵離心眼中的光。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