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仙宮> 第八百一十三章 妖祖的一縷神魂

第八百一十三章 妖祖的一縷神魂

    占其神,滅其靈,其體據為己有,是為奪舍。無數人修道一生,卻是為他人做嫁衣。這樣的結果比殺了他更讓人難受,但是此去的候波遇到了。而且畢魁禍首正是妖祖。

    如果說無恥,你真的是當世第一人。“葉天看春面前的熱波,語氣平淡,沒有絲毫波瀾,只是眼中的殺氣毫不掩飾。

    “能被我奪舍,這是他莫大的福分,只有你這樣的愚人才會覺得這是壞事,我卻將之視為造化,姚波的造化。”妖祖的聲音聽不出男女,但自有威嚴。

    “你應該去死。”葉天的話簡單直接.

    “死過了,滋味并不好受。”妖祖看著葉天,笑的很是得意。

    小心駛得萬年船,這一直是葉天在這個世界信奉的道理之一,但是今天他決定破例。

    手中的青訣沖云劍緩緩舉起,指向了妖祖,看著他,面色平靜。微風吹來,妖祖的發絲逐漸散亂。

    除了對峙的葉天和妖祖,還有不要命的人在一旁鬼鬼祟祟。面且聽說過妖祖的人不在少數,尤其是三重天的一些存在。

    沒有一個能夠看穿此刻的妖祖。

    正是葉天的神識強大到讓人害怕,也依舊不行.

    但是葉天的意圖很明顯,只是看著昔日的好友,自己此刻要殺他。

    不殺不行,只是將這個人殺掉的瞬間,自己的心里也將空掉一-大塊。

    葉天給人得感覺有些無情和冷漠,不過這不是真實的葉天。而是為了生存被逼出來的葉天。沒有哪一個人想要這個樣子活一生。

    想笑就笑,想哭就哭,這是所有人都羨慕的。但是不行,修行的人不行,修行的葉天更不行。

    以前葉天覺得自己不適合修行,即使被迫踏上這條路也依舊有這樣的想去,不過只是在夜深人靜的深夜,而不是人朝涌動的鬧市。

    可是,葉天終究是不開心的,尤其是看到妖祖在占據了姚波的身體之后,這種不開心已經攀升到了頂點.

    只有殺戮才能平息這一切。

    葉天深知這樣的行為和想法會讓道心受損,甚至阻擋今后的修行之路。但是他無法再考慮。只有殺戮才能對得起姚波,或許此刻已經不能叫他姚波,應該稱呼妖祖。

    這種對峙只有血可以洗刷,妖祖不死不足以祭奠姚波。

    ”其實你完全沒必要如此,我們可以做朋友,就像以前一樣,我會帶你見識到什么是更好地修道,什么才是大道。”妖祖的話在葉天聽來簡直正是放屁。

    青訣沖云劍沖上高天,對著妖祖直刺而下,身上的葫蘆飛出魂蟻,這一次如江河倒流,所有的攻擊手段不管不顧沖向妖祖。

    ”既然你這么想死,那我不介意成全你,但我還是勸你,做人要善良,不要步步緊逼。“妖相的話葉天充耳不聞,甚至覺得惡心,他不明白,上千年的修行到底讓他明白了什么?

    “讓我蓋良?你一個千年的老妖,讓我做人要善良?你是糊涂了?“葉天的聲音終于有了些變化,不過卻是冰冷。

    妖祖的神識只有被滅殺才能被趕出族波的身體。

    不過,此時的妖祖再次開口道:“只要你幫我徹底占據這具軀體,我助你成為人王。”妖祖的聲音中只有不容置疑,那種讓人不容商榷的壓迫感讓葉天極其厭煩。

    “咬終究還是妖,即使活過千萬年,你還是不懂人心,更不能理解人的感情。”葉天不再多說,手中的劍替代了所有的話語。

    妖祖臉色當即冷了下來:“就你這點微末道行,也妄想阻我?還有什么本事,一并使出來吧。”妖祖渾身氣血瞬間暴漲,如山岳,似怒濤,若江海。

    葉天深知這一戰的兇險,因此出手沒有一點余地,但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問題,自己的攻擊對妖祖收效甚微。

    此刻的妖祖淡定從容的猶如閑暇是心游天下,衣袖揮灑間正是萬里歸途瞬間走完。

    不過此刻的妖祖似乎需要分出大量的精力來控制軀體,因此,時間一長就有些力不從心,只見妖祖手中猛然射出一道七彩匹煉,轟隆聲響中,一個巨大光圈向著葉天套來。

    不過七彩匹煉的流光溢彩中,大量的寒氣向四周溢散,幾乎有大地成冰,蒼穹凍裂的趨勢,甚至空氣中嘎吱吱響個不停,大量的水汽成為雪花,向著地面如刀而下。

    來不及躲閃的活物一瞬間爆成團團血霧,消失在天地之間。

    隨著溫度的不斷下降,葉天的身體開始不自主的顫抖,甚至連體內的靈氣也開始緩慢起來,不得已調用體內為數不多的仙氣進行抵抗,但卻收效甚微,天空中慢慢變成了粉色,紅粉色,直到成為血紅之色。

    兩片不知何處而來的烏云擋住了唯一的光源——太陽。

    蒼穹一片暗沉,葉天的的身體上已是冰霜遍布。

    轟隆聲響中,遠處天空上的兩片烏云打出兩道綠光,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出現在天邊,萬妖嘶吼,洶涌而出。

    不過葉天的身體在接觸到一條漆黑裂縫時,迅速消失不見。

    醒轉之時,所有的場景全部消失,只有依舊冰冷的石壁和無聲到恐懼的安靜。

    葉天沒想到的是,妖祖的一縷神魂居然有如此的妖威。

    以自己現在的道行,沒有一點點的勝算,要不是被莫名其妙的傳送回來,可能早已成為了第二個姚波。

    想起姚波,葉天的心中正是一陣黯然。

    但對實力的渴望在這一刻再次拔高,那是安身立命的根基,沒有實力的修道只會成為別人的踏腳石,姚波的實力在妖獸之中絕對排的上號。

    但是連妖祖的一縷神魂都抵擋不住,這是他沒想到的。

    一個活生生的人,雖然姚波是妖,但葉天依舊愿意稱呼他人。

    葉天輕輕挪動身體靠在墻壁之上,冰冷的觸感讓他的大腦一片空明。

    不過,就在下一刻,葉天的身體猛然彈了起來。

    角落中的一點紅光讓葉天的神經瞬間緊繃,神識迅速抵達紅光跟前,看到的卻是一塊紅色的記憶玉簡。

    記憶玉簡隨著顏色的加深,能夠存儲的影像也就越多,眼下的這一塊少說也能存儲幾十人一生的影像。

    隨著葉天手指輕輕觸碰之后,影像在葉天面前逐漸出現。

    葉天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

    原來影像之中出現的是他幾乎忘記了的那個地方——家。

    雖然是古代,但是那種人群中熙熙攘攘的畫面讓葉天的思緒忍不住開始動蕩起來。

    隨著畫面的深入,葉天輕輕將玉簡捧在了手中,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了,這應該是一個人在記錄自己曾經生活過的畫面。

    寂靜的空間中,一人一簡靜靜對視。

    此刻如果有人能看到葉天的表情,一定能從他的瞳孔中看到濃濃的向往,或者說那種東西叫羨慕。

    此刻的葉天才有了寫年輕氣盛的感覺,就如同所有同齡的少年一般。

    但是葉天的神識卻沒有過一刻的舒緩,只是在身邊不斷的搜索。

    想要發現跟玉簡有關的那怕一絲一毫。

    或許是緊繃的心神在這一刻有所放松,葉天的在準備收回神識的檔口,在頭頂的石壁上看到了一行字——我欲乘風歸去,又……家!

    中間的字跡早已模糊,但是葉天覺得自己能夠理解那些東西,只是不清楚寫字的主人公當時是否也和自己一樣,帶著濃濃的不甘才寫下這些文字來廖解心中的苦悶。

    就像影像中的荒漠,接天連地,入眼全是黃沙,但是一間房子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其實也就此刻的葉天。

    影像中的東西雖然撿漏,但是在葉天看來卻極其豐富,因為只有他明白觀看影像是種什么樣的心情。

    心里的那種激動和無法言說的氛圍,游子歸家也不過如此。

    甚至在不知不覺間,葉天開始做著影像中人物的各種動作,直到葉天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心向何方。

    那都是沒有任何可能的存在,但是葉天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是的,他想家了。

    直到紅光將葉天籠罩,可他還是沒動,這一刻他的眼中只有玉簡上的影像,別的都不能讓他分神。

    紅光在葉天所在的空間中到處充斥,然后逐漸填滿,一個黑色巖石砌成的房子,沒有一點點的縫隙,猶如長在地上一般。

    如果葉天知道這個地方的歸屬,他一定不是現在這樣。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