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這個瘋子惹不起> 第352章 怒劈蒼穹

第352章 怒劈蒼穹

    第352章 怒劈蒼穹!

    中土國頒布“武道禁言錄”,并在唐晨推動下逐漸完成,很快就取得了顯著效果。

    大道再度重置,一切恢復正常。

    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這才是一片國泰民安、天下太平之景象。

    世間武者三百萬,但為何習武?其大多數還是被形勢所逼,若國家安定,生活祥和,沒有人愿意去吃那個苦,去冒那個險。

    無論何時,都注定要有人負重前行,唐晨不過是把三百萬人該做的事情攬在了自己一人身上。

    或許有人會問,他為何要這樣做?

    難道就不覺得累嗎?

    而在唐晨看來,以一個死人來守護幾十億活人,這樣難道不值嗎?

    更何況,他之所以能活著,正是因為人們渴望和平的信念。

    就算是累,他也要做完一切。

    否則豈不愧對那襲青衫,愧對那道青芒?

    中土國的武道禁言錄取得效果后,西盟國、北蘇國、南坦國以及瀛島、梵天國在內的所有大小國家都在紛紛效仿。

    靈氣復蘇已然難以改變,但人們只要遏止住內心的欲望,就不會淪為“兇獸”!

    而這一切,都是用神明的血肉,以及數千名宗師,數百名王境,數十名陸地神仙的白骨鋪就而成的。

    而這一切,在那一天直接將那個瘋子鋼鐵一般的脊梁給硬生生地壓彎了!

    時間已過去了一個月。

    秋高氣爽下,人們的生活終于不再像烈夏一樣炙人。

    它就如秋后的落葉,飄飄蕩蕩,悠悠哉哉。

    唐晨也是如此,做完了一切事情,他就躺在搖椅上看天,看云,也在看著天外。

    他一直相信天外有天,有著無窮無盡,沒有邊境的廣袤世界。

    但對他而言,地球已足夠大,并不想去看看更大的宇宙。

    秋小白挽著裙子在他身邊坐下,柔聲道:“你為什么總是不愿意歇歇?”

    唐晨笑道:“我現在難道不是在歇著嗎?”

    秋小白搖頭道:“你的人雖沒有動,但你的心卻從未安定過。”

    他抬起眼,用秋水一般的眸子看著唐晨,淚眼朦朧地道:“你就像是一個空心竹,外表看似堅硬,實則內心早已空空蕩蕩。為什么就不肯放下一點,讓自己輕松一點呢?”

    唐晨淡淡地笑著道:“放不下,這份責任是我活著的動力,失去了它,我將一無所有。人們給了我生命,我便不能辜負任何一人。”

    他忽然正色道:“小白,嫁給我吧。”

    秋小白愣了愣,問:“什么時候?”

    唐晨道:“就這周,可以嗎?”

    秋小白笑道:“當然……可以!”

    ……

    中原省下面有個樂高鎮,距離潼陽不算太遠。

    樂高鎮之中有個殺豬匠,每天殺豬賣肉,雖不是啞巴,但每天只會呵呵地傻笑。

    別人說豬肉不新鮮,他也笑。

    別人少給他幾塊錢,他也笑。

    他的笑容就如同太平盛世里的陽光一樣暖人。

    鎮上的居民都說他是一個好人,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然而背地里卻又說他是一根木頭,傻愣愣的,難以成就什么大事。

    殺豬匠倒沒往心里去,大事是大人物去做的,而不是他這種小人物。

    人人都想成為唐瘋子,但這世間畢竟只有一個瘋子。

    殺豬匠名叫李大柱,或許正是這個名字注定了他的木訥。這天賣完豬肉回到家,推開門他卻看到一個滿身是血的女人躺在地上。

    女人的傷勢不輕,有刀傷,也有槍傷。

    見到李大柱回來,她慘然地笑了笑,問道:“你還記得我嗎?”

    李大柱點頭。

    女人名叫朱沁,曾是他的同學。

    不過兩人的命運從出生就注定了不同。

    李大柱家境貧寒,靠著政府的補助才算是念完初中。

    而朱泌家境優越,成就又好,不僅讀了大學,據說還出國了呢。

    然而,一年前發生了一件事。

    一名內氣境界武道高手來到小鎮,那人曾與朱泌一家小有過節。故而在一個夜晚,他殺死了朱泌的父母,占據了所有家產。聽起來不可思議,但事實確實就是如此。

    當時正值武道元年,靈氣復蘇,根本沒人去管這些事情。

    朱泌當時在國外讀書,才算是逃過一劫。

    “你,不要吧?”李大柱木木地問。

    “你看我這樣子,像是不要緊嗎?”朱泌無語地道:“你再不扶我起來,給我處理傷口,那可真的會死人。”

    李大柱這才清醒過來,急忙將朱泌扶到了床上。

    “我,我去請大夫。”

    “不能去!”朱泌忽然叫住他,說道:“不僅不能去,而且還不能告訴任何人我在這里。”

    她眼神戒備地看了看四周,問道:“家里就你一個人?伯父伯母呢?”

    李大柱道:“死了。”

    他的父母已經死了十年,但至今還有很多人去問。

    畢竟他們一家都是那么毫不起眼。

    “可是……你傷的這么重,如果不請大夫會很麻煩吧?”李大柱望著朱泌身上的傷口,有些觸目驚心。

    “沒事,我是武者,自愈能力很強的,你稍微給我包扎一下就可以。”朱泌看了一眼膽怯的李大柱,頗為無語地道:“你連豬都敢殺,這點血就嚇到你了?”

    李大柱木木地說:“豬是豬,你是你。”

    朱泌笑道:“那你就把我當成你的豬,快點,否則就會更疼了。”

    李大柱只好用碘酒簡單清洗了一下她的傷口。

    他心里想:你的皮比我家的豬白嫩多了。

    朱泌就在李大柱的床上睡著了,并且還住下了。

    李大柱臉皮薄,也不好意思去問她什么時候走,但是這樣似乎也沒什么不好,至少每天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兒了。而且還是曾經多少男同學追求的女神。

    “哎,你怎么不問我為什么受傷?”夜深了,朱泌忽然開口問。

    為了方便照顧行動不便的朱泌,李大柱蜷縮著腿就睡在旁邊的破舊木制沙發上。

    他喃喃說道:“如果你不想說,我問也沒用。”

    朱泌一聽頓時樂了,笑道:“沒想到你看起來傻乎乎的,原來還挺聰明啊。”

    李大柱又傻呵呵地笑了起來。

    朱泌語氣陡然一變,冷冷地道:“我是回來報仇的,只可惜實力太弱,沒有手刃仇人,反倒差點死在他的手里。如果我沒猜錯,他應該已經放出消息,只要把我交出去,就能得到一大筆錢吧?你就不心動嗎?”

    李大柱傻笑著說道:“錢夠用就行了,太多我也不知道怎么花。”

    朱泌道:“真是個傻瓜,你可以買房買車娶媳婦啊,至少不用天天再去賣豬肉了。”

    李大柱還是呵呵地傻笑。

    朱泌嘆了口氣,要不是看這人傻乎乎的,她又怎么會躲在這里。

    一天天地過去,朱泌的傷勢總算稍微有了一些好轉。

    到了第五天,李大柱賣完豬肉回家,見到朱泌正準備離開。

    “你,你要去報仇了嗎?”他問。

    “嗯……本想再等等,但現在不能再等了。”朱泌道。

    “為什么?”他問。

    “下午我在院子里曬太陽,隔壁的李嬸忽然過來買肉,剛好撞了個正著,再不走會連累你的。”朱泌拿出一張銀行卡,說道:“這些天多謝照顧,卡里的錢足夠你買房買車娶媳婦的。還有,你一定要記住,自己對別人善良,但別人未必會對你善良。”

    “李嬸她人很好的,一定不會去告密。”

    他忽然很慌亂也很不舍地道:“難道,就一定非要報仇嗎?”

    朱泌笑了笑,道:“不報仇,活著還有什么意義?我早已是無牽無掛,孤身一人。”

    李大柱紅著臉,喘著粗氣,悶悶地說道:“你,你還有我啊。”

    他就如一只憨厚的老公牛,趕緊又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可以有更好的生活……”

    朱泌望著他那囧樣,突然忍不住哈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