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我的富豪女上司> 第六百八十三章 我愿意擔責

第六百八十三章 我愿意擔責

    江寒在安然的面前,就好像永遠都虧欠她點兒什么似的。

    雖然安然說話的語氣并不生硬,可這話聽到江寒的耳朵里卻分明就是這么一種意思。

    “穆、穆爺……”

    會所里面并非沒有人!

    在穆成仁被擊斃前,在這里工作的人就已經聽到有槍聲從辦公室當中傳出來了。

    別看他們那時候一個個都躲藏了起來,根本就沒有人想要露臉,可如今他們看到警察出現,又發現事情不妙,便一個個都如雨后的春筍一般從各自躲藏的地方冒了出來。

    當他們當中有眼尖的人、或是沖在前面的人發現穆成仁已經倒斃在地時,便立刻高聲呼喊著將他的名字給喊了出來。

    看這幫家伙緊張、驚恐的模樣,就好像內心當中真得感到無比悲切一樣。

    “好了!都散開吧。”

    龐勇聽到這些人的叫喊,當時可就把目光從江寒的身上收走,而后便向著這幫人的臉上望去,“我們在執行公務!穆成仁在持槍傷人的時候,被我干警擊斃,這屬于職責所在,你們沒有必要再圍觀了。”

    會所的這幫人又不傻!

    他們聽龐勇這樣講,雖然臉上還都有那么點兒不爽的表情,卻沒有人再為此多說任何話了。

    只是,他們的目光卻在忐忑中向著同伴的臉上看去。

    顯然他們的心里并非沒事兒,而是沒有人愿意在這種時候輕易把這事兒說出來而已。

    “兄弟,我原本不想麻煩你了。不過,現在看來這件事情好像還不行。”

    就在龐勇驅趕門外那幫人的同時,江寒邁步向著操控無人機的家伙走去,手緊跟著還輕拍到了他的肩膀上。

    “嗯,大哥,您說。”

    這家伙如今都有點兒背人給嚇傻了的感覺。

    雖然從表面上來講,他癱軟在那里身子哆嗦得并不是很厲害,可他的臉上卻變成了另外一種表情。

    在這樣的狀態下,他要是有膽量來反駁江寒的話就怪了。

    “我恐怕還需要你幫我做個證!我本來以為自己能夠活捉穆成仁的,可誰知道他竟然……”

    江寒的話說到一半,頭可就搖晃了起來。

    雖然龐勇方才并沒有具體說,究竟是誰開槍射殺了穆成仁,可他通過聽對方的話,卻依然還是能夠感覺出,這件事情八成是安然做出來的。

    “這、我……”

    “如果你不想答應我的要求,那……”

    江寒看到這家伙一臉驚悚的樣子,故意跟他一樣把話開了頭之后,后面的話就不再說出口了,而是把目光緊盯到對方的臉上,并讓自己的臉上保持著淡定的表情。

    “我、我答應。”

    如果這家伙的腦袋不好,肯定也沒有辦法搞小飛機。

    如今他聽江寒這樣講,心里當然也就想到,自己再推諉肯定也沒有用了。

    非但如此,若是自己推諉得太過厲害了,說不定還會給自己招惹來其他的麻煩。

    在這樣的想法下,他就算是心里再有不爽的感覺,嘴上也不得不應承下了江寒的話。

    他的心里很明白,自己今后要想好好得活著,恐怕就少不了得需要江寒的提攜。

    若是江寒真得想要他死,那可真是一句話的事情。

    “嗯,你愿意幫我們,那就跟龐隊一起走吧。”江寒的回答很淡定,就好像他早就已經想到,事情肯定會按著這個腳本發展下去一樣似的。

    “來個人!先把這位證人送到車上去。”

    龐勇聽到這家伙的回答,還真就一點兒遲疑的意思都沒有,直接就把這樣的話給說出了口。在他的提議下,立刻就有人從外面進來,而后可就把這個操控無人機的家伙給帶走了。

    “阿寒,你等下也跟我們走吧?這里恐怕要查封一段時間了,我們必須得知道這件事情的背后究竟隱藏著怎樣的事情。”

    龐勇跟江寒說話時,臉上可是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可他在內心當中,自然還是偏向于江寒的。

    再說了,當他們從辦公室的外面進來時,事情也明擺著就是穆成仁不對。

    現在他們想要把江寒帶走,那可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好吧!我愿意接受你們的調查。”江寒又不是傻瓜!他的心里很明白,所謂調查只不過是龐勇想要保護他,帶他從會所當中離開的一種說辭罷了。

    既然事情是這樣的,那他有什么必要不按著龐勇說得去做呢?

    會所里面的這幫人根本就沒有阻攔龐勇等人的行動!俗話說得好,老鼠怕貓。別看這幫人平常挺牛逼的,可他們卻也明白,自己在龐勇等人的面前,那可就是老鼠一般的存在。

    “你小子這次可算是捅了一個大簍子。”

    等到從會所當中出來,眾人都回到了車上之后,龐勇方才將這樣的話給說出了口,“霍家不會善罷甘休的。”

    “謝謝您的提醒!”

    江寒在回應的同時,把頭稍稍得點動了起來,緊跟著便又辯解道,“我并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如今這副模樣。”

    “嗯!這倒是。”

    龐勇的口中這么說著,眼角的余光則向著安然那邊瞥去。

    很明顯!方才在會所當中開槍擊斃穆成仁的人正是安然。只不過,龐勇并不打算再提這件事情。

    “龐隊,如果這件事情需要擔責的話,我愿意承擔。”

    可有些事情不是龐勇不說,安然自己就不敢承認的。她坐在一旁,當然也能聽到兩個男人的對話。為此,她可是毫不遲疑得將這話說出了口。

    “你、呵!你想什么吶?你現在這樣做是職務行為,并非是個人恩怨!你覺得我有責怪你的意思嗎?不過,你回去之后,還是需要給我寫個報告。畢竟這件事情咱們還是要給上面一個交代的。”

    龐勇的話先是說得很堅決,而后語氣方才變得緩和了下來。可不管怎樣,他的話語當中都沒有半點兒想要責備安然的意思。只是,他的表情當中卻掛滿了擔憂的神色。

    顯然他的心里已經在為安然與江寒的安全感到擔憂了。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