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九州夙辭> 第三百二十一章 啟程

第三百二十一章 啟程

    席亦琛抬手輕輕拍了拍邵明武的肩膀,對于邵明武,席亦琛是很放心的!

    于此便有輕聲叮囑了幾句其他的,便聽到了白瑾瑜喚他的聲音。

    席亦琛轉過身去,便見到白瑾瑜跑向前的身影,待腳步穩穩停下后,便對著席亦琛拱手行禮道:“王爺,大軍已經休整完畢,現在咱們可以啟程了!”

    席亦琛扭頭看了眼邵明武,對著他點了點頭,雙手抱拳很是敬重道:“還需邵將軍在此多費心思,待回京后本王定會前去同老將軍稟告,堤壩修建成功后,將軍便是我東澤的大功臣,亦是為洛縣百姓謀了福祉,本王會同所有人都感謝將軍!”

    邵明武神色肅穆的盯著席亦琛,眸中更是燃燒著沸騰的熱血,鏗鏘有力的聲音擲地而出:“請王爺放心,臣定當全力以赴!”

    席亦琛臉上露出了獨屬于他作為真正的戰場上一個將軍該有的笑容,對邵明武的笑容中有欣慰,還有寬心,而更多的則是放心……

    見事情交代的差不多,白瑾瑜看著隨即將目光向兩旁狀若無意般輕輕瞥了一眼,對著邵明武雙手抱拳,恭敬的行了一禮。

    腳步帶動身體輕輕靠近邵明武的身旁用僅有他們三人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耳語著。

    “邵將軍,在此期間還需多加注意,萬事都要保留一絲底線,任何事情與決定,哪怕是咱們軍中的兄弟,不是自己十分信任的或者是不是那種心腹之人,有些事情還是莫要讓他們知曉的好!

    畢竟人心難測,若是一不留神被人算計了去,吃虧的還是咱們自己!”

    邵明武抬眸看了看白瑾瑜,看著他那一臉嚴肅的樣子,似是有一種奇怪的猜測從自己的腦海中一閃而過,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聲音中有些不確定,小聲詢問道:“白參將的意思是……”

    白瑾瑜抿唇輕笑,隨即將身子稍稍向后退了退,用著平日里說話的聲音裝作無事一般叮囑道:“邵將軍,我們同王爺回去后這洛縣的事情還需邵將軍多操心了!”

    邵明武一時間竟是有些跟不上白瑾瑜的節奏,卻也是很有默契的笑道:“哪里,參將言重了,這是邵某人的本分,為國為民的本分何來感謝一說!”

    雖是嘴上如此說,可這心中卻是不由得感嘆難道是自己的年紀大了,有些反應不過來這白瑾瑜說話間的轉變了?

    雖說是如此,可邵明武心中也是明白,白瑾瑜能如此說想必定是有他的道理,即是如此,那是不是代表著這里面或許有人是太子或者皇后,亦或者又是其他人安插進來的眼線?

    見邵明武陷入了沉思,白瑾瑜看了一眼席亦琛,二人相視一笑,便聽見白瑾瑜的聲音有響了起來。

    “邵將軍,雖說咱們是軍中的將領要心系百姓,當然,哪怕不是將領,咱們作為王爺的手下也定當替這些貧苦百姓考慮。

    雖說是要愛民如子,百姓若是有什么難處咱們應該幫助他們,但有些時候,這句話也有些許不合適的地方!”

    “有何不妥之處?”

    邵明武更是被白瑾瑜說的一愣一愣的,他現在是完全不知道白瑾瑜到底想說些什么了,可他又不能問出聲來,只能忍著心中的疑惑繼續聽他說下去!

    而恰好此時白夙辭的身影緩緩出現,雖是早早的就知曉了他們要離開的消息,可這洛縣的人民卻依舊是有些舍不得。

    即是挽留不住,那說什么也要送一送以此來表達他們微薄的心意!

    白夙辭也不好拒絕便也只能帶著他們走了出來。

    見白夙辭身后跟著的一群人,席亦琛唇邊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白瑾瑜挑了挑眉示意邵明武看過去。

    “邵將軍,瑾瑜昨日與王爺商榷了一下,這修建堤壩嘖不是個小工程,單單以咱們這些個將士們兼顧著巡視和修建恐怕有些吃力,所以,我們便決定,讓這些洛縣人們一同修建,但是不白干,朝廷會給他們相應的補償和銀子!”

    白瑾瑜看了看跟在白夙辭身后的人們大聲道:“各位覺得如何?”

    眾人聽到白瑾瑜的話后紛紛便是認同,見此邵明武便也點了點頭:“那便如此吧!”

    白瑾瑜對著邵明武拱了拱手道:“邵將軍,那瑾瑜去通知將士們一聲,等王爺出去后我們便啟程回京!還有……”

    邵明武面色平淡,如同認真聽著一個小輩辭別的話一般的模樣。

    同樣的他也聽到了白瑾瑜那句低聲的呢喃:“將軍還需小心觀察才是!”

    看著白瑾瑜遠去的身影,邵明武對著席亦琛與白夙辭拱了拱手道:“時候不早了,王爺王妃還需快些啟程才是,趁著天沒黑也好找個落腳的地方!”

    白夙辭笑了笑,對著邵明武福了福身,很是敬重的看著邵明武:“這里還需將軍多操勞了!”

    邵明武笑了笑,抬手撓了撓頭,有些不知所措道:“謝王妃體恤,臣……若是王妃回京后覺得無事,可以去找我那妹子說說話,想必你們二人定能成為朋友!”

    邵明武也不知該說些什么,畢竟對于一個武將來說,性格耿直,可就是不知該如何將話說的更好聽!

    白夙辭笑了笑便應了下來,也沒問他口中的妹妹是誰,想必席亦琛定是知曉,到時候問問他便是!

    見話說的也差不多了,白夙辭便對著席亦琛道:“這些百姓非要出來送送咱們,我這也拒絕不了!”

    席亦琛看向那一群百姓,一千多人從他們的面前一直排到了廟堂內。

    看著如此浩大的人群,席亦琛皺了皺眉,對著他們說道:“各位,你們這么多人待在這里卻是不是個辦法,再說這鼠疫也已經解決了,我們也將你們的房子都清理的差不多了,大家伙前去找找看看自家房子是否還在,因著這次有被沖毀的,有些人的房子可能沒有了,到時候你們同邵將軍說一下,將軍會替你們解決的!”

    眾人聽著席亦琛的話也很是認同,便也出聲附和著。

    見此,席亦琛對著邵明武點了點頭,便對著眾人神色莊重環視了一周,拱手抱拳道:“這一個多月里,本王也感受到了大家的純樸與善良,你們如今的處境畢竟有一部分原因出自朝廷,本王會給你們一個交代,而這邊的事情解決的差不多了,本王與王妃就此告辭!”

    話落,席亦琛便牽著白夙辭的手緩緩的向著山下走去。

    一路上,所有人都跟在席亦琛與白夙辭的身后,直到他們下山后,便見白瑾瑜等人早已整頓完畢。

    席亦琛將白夙辭扶到馬車上后,走到自己的烈火良駒身旁,一腳蹬上,身體輕盈的垮上了馬背,對著一旁的邵明武點了點頭,又看了看那一個個攢動的人頭,目視前方高喊一聲:“啟程!”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 福彩20选5窍门 河北十一选五任三遗漏一定牛 重庆幸运农场是正规的吗 腾讯分分彩输了80万 佳永配资怎么样 腾讯5分彩开奖号码 火山策略 大乐透预测最准十专家 股权基金配资 广东26选5中奖规则 配资维权,不受理不立案,怎么办 甘肃11选5直基本走势 优选策略 内蒙古11选五投注玩法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新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