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七十四章 我攤牌了!

第七十四章 我攤牌了!

    李長壽現在就很費解。

    為什么!

    會突然有三名天仙境的老道,在小瓊峰頭頂?

    其中兩位是門內長老,一位不認識,但此前在臨海鎮入口見過,氣息有些相熟……

    又為什么!

    敖乙和酒烏會在外圍迷陣之中打轉兒?

    前面一個龍角少年,后面飄著一個矮道人,前者著急的走,后者陰惻惻的笑……

    還一同按照木牌的指點,朝著自己弄的會客小間而去……

    話說這倆到底是怎么湊一起的?

    一定是特別的緣分,才讓你們一路走來,變成了倆坑神……

    這到底是什么鬼?

    又是酒烏師伯安排的?

    沒道理,自己這幾年跟酒烏師伯交情越來越深,大道誓言效果也是在的……

    嗯?

    主峰方向還有許多天仙境仙人的氣息,都聚集在了平日里不開啟的主殿之中……

    李長壽很快反應了過來。

    自己在臨海鎮偶遇了截教一行,聽到了他們的幾句談話,似乎是找仙門講道論道,切磋道行;

    萬萬沒想到,截教一行就是找度仙門論道!

    敖乙跟度仙門,也算是有少許恩怨;

    畢竟敖乙是東海龍宮二太子,而東海龍宮最近幾十年,跟東神州眾仙門關系略顯緊張……

    難道這次,小龍想挑起人、截兩教矛盾?

    不應該,敖乙看著沒這么蠢,真這么干,龍族轉眼就被截教教主一劍挑翻……

    雖然這小龍確實有點……不是很聰明的樣子……

    佳人媚喝多了,傷到龍腦了?

    李長壽心底一陣思量,最初完全被這個局勢搞懵了,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此時,他能隱隱感覺到,整個度仙門的目光,都放在了小瓊峰上。

    那一道道仙識、靈識,都在盯著丹房周圍……

    度仙門弟子中,自己表現出的修為,就是在中上優秀才對,應該不會是這方面出現了問題。

    事有后果,必有前因。

    自己渡劫前與敖乙遭遇了一次,這也是偶然**件;

    他確定敖乙沒認出自己,當時全程出場的,都是同一張面孔的冷面老道,氣息、體味也都是模擬過的。

    那,八成就是東海蕩妖大會上的切磋之事了……

    這條小龍,上次沒能故意輸在他手里,心里不痛快,念頭不通達,隔了這么多年,不遠萬里,非要來白給一次?

    李長壽在地下密室中幽幽的一嘆……

    “這一龍、一女,哥是永遠搞不明白他們的腦回路了。”

    現在該怎么處置……

    李長壽觀察了眼丹房中的紙人化身,看到紙人化身上帶著的三只測感石只是輕輕閃爍,——明顯是自己的仙識引起。

    略作猶豫,化作了一縷青煙,摸回丹房;

    丹房內,李長壽消失了瞬間,又立刻出現。

    他一步跨去丹爐后的蒲團,入座閉目凝思,先按照自己此前叮囑小師妹的那樣,裝作專心悟道……

    李長壽思忖,自己如果閉死關突破瓶頸,理應有所突破,于是暗中調整了下龜息平氣訣。

    表層偽裝:返虛境五階;

    內層偽裝:返虛境九階;

    深層偽裝:元仙境;

    做完這些,李長壽又開始瘋狂自查自省,總算確定小瓊峰之上沒有任何,可能暴露自己底牌庫的細節……

    靈娥此時也乖巧地躲在她的草屋中,假裝在修行。

    這次,師妹倒是表現的不錯。

    后面表揚一下。

    李長壽自知,自己現在只能假裝閉死關悟道,等門內高手喊醒,或是被陣法中的動靜驚動……

    后面的事,只能以退為進,找機會轉移對方注意力!

    大陣中。

    循著木牌指引,一步步到了那‘露天茶室’,敖乙和酒烏也禁不住互相對視一眼。

    此時敖乙還是十二三歲少年身形,算上犄角,高有六尺,比酒烏高了一個頭。

    他讀完木牌上所寫,扭頭看向周遭,目光中滿是不解。

    酒烏笑道:“敖乙太子,很明顯這里又是岔路。”

    敖乙皺眉道:“這些基礎陣勢我盡皆尋到了生路,為何走不出此地?”

    “此乃連環陣,為長壽師侄所創,”酒烏道,“上一處的生路之后便是下一處陣勢,想破解此陣,必須有高明的陣道造詣。

    敖乙太子,別勉強。”

    “哼!”

    敖乙輕哼一聲,淡然道:“我倒不信了,今日還能被此地困住不成!”

    言罷,他在懷中取出一只冰藍色的寶珠,這寶珠輕輕閃爍光亮,大陣之內的靈力流動瞬間被阻斷。

    敖乙淡然一笑,轉身走向來路,很快就發現了新的路徑。

    酒烏在后面連忙跟上,只是這位矮道人嘴角的笑容,也是越發濃郁……

    當年,他跟酒施兩口子聯手,都被這大陣搞的暈頭轉向;今日這陣法,明顯比當初他們闖陣還要完善,還要完美……

    本質上,這連環陣就是一些基礎陣法湊在一起,但在長壽師侄精心設計之下,實可謂‘妙筆生花’。

    半個時辰后……

    敖乙看著面前的木牌,嘴角一陣抽搐。

    【迷路了?】

    又走回來了!

    “可惡!”

    敖乙清秀的面容,因咬牙太用力而一陣抽搐,隨后甩頭走向其他路徑。

    丹房中;

    李長壽左眼睜開一條縫隙。

    這小龍手中似乎有破陣的法寶,但一直在外圍轉圈,陣法之道明顯只知皮毛。

    想了想,李長壽暗中,將丹房附近百丈內的陣法撤掉幾重,讓那些天仙只要仔細一看丹房位置,就能看到他在此地閉關打坐的情形。

    如此,才更合理一些。

    ……

    又半個時辰后。

    小瓊峰空中,三位天仙面色各異,度仙門的長老自然是面露微笑,卻又不能笑的太過分;

    元澤老道也面帶微笑,只是眉頭時而皺一兩下。

    他們都能大概看清陣中情形,看到敖乙如無頭蒼蠅一般亂轉,元澤老道心底也有些著急。

    陣內。

    敖乙的雙眼滿是血絲,心境已是頗為不穩,提著一把寶劍、握著一只寶珠,在大陣之內快步疾行。

    酒烏從后面不緊不慢地飄著,提防這位敖乙拿靈寶長劍以力破陣……

    稍后,酒烏會直接請師父出手,把兩人撈出去,讓這個龍宮太子認輸就是了。

    長壽師侄都不必出關,一切已經被他搞定!

    漸漸的,敖乙呼吸開始急促……

    但敖乙此時還算清醒,心底雖然著急,卻并沒有任何出格的舉動。

    闖陣是他答應的,若是闖過去就算贏了!

    此地陣法,也確實都是些返虛境煉氣士,就可布置的基礎陣法,但偏偏,自己就是走不出……

    甚至,連破陣的陣基陣眼都尋不到!

    蛋教的時候,學了那么多陣法原理……龍族在陣法之道方面,都、都這么不堪了嗎?

    不,我龍族還能再站起來!

    酒烏小聲道:“敖乙太子,要不算……”

    “我在破陣!”

    敖乙扭頭低吼了一聲。

    “哎,您請便,請便。”

    酒烏頓時笑瞇了眼,背著手緊跟在后面,也怕自己跟丟了敖乙。

    陣外,云上。

    兩位少女商量了幾聲,菡芷輕聲道:“師父,您也傳了我不少陣法的本領。

    不如,我跟柔柔師姐也下去試試吧。

    這與敖乙師叔的切磋無關,弟子純粹只是見獵心喜。”

    元澤老道看向一旁兩位度仙門長老,兩位長老自然是點頭答應。

    他們也想看看,這小瓊峰的丹房外的連環基礎陣,到底有多玄妙……

    意外發現了個陣法之道的人才!

    稍后叮囑百凡殿,要在這方面重點培養長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