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殺

    符箓飛出,一陣驚雷從天際降下,狼王迅速閃身避過,滾到了一旁的樹下,蘇宴一擊不中,再次抓住機會,將還未完全劈下來的雷用劍再次引了過去,砸在剛剛站穩的狼王身上。

    只是被劍引過去的驚雷,威力也僅有驚雷符的十分之一。

    狼王被雷劈得皮毛焦黑,甚至隱隱還有股烤肉味,顯然是受傷不輕。

    趁此機會,蘇宴運轉御雷訣,劍上附滿了雷靈氣,靈劍舞動,若是仔細看,還能發現其上有火花閃動。

    狼王似乎被雷劈怕了,看見蘇宴劍上雷光閃爍,也不敢硬抗,只一味狼狽地閃躲。

    眼見著狼王處在下風,蘇宴乘勝追擊,劍招也越是凌厲,可惜狼王狡猾,閃避的又很是迅速,始終對它造不成什么致命的傷口。

    時間越拖越久,狼王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但再一轉頭,蘇宴才發現柳如諾他們應付起狼群來,已經有些吃力了,現在還撐得住,全靠著圓幻不停地支援,一手幻境使得靠近它的狼群精神恍惚,這才讓柳如諾他們輕松一些,可是體內的靈氣即將耗盡,道術快要施展不出來,卻不是他們能夠控制的。

    再看眼前的狼王,雖然一副弱勢的模樣,但摸爬滾打間并不是非常慌亂,且時不時看著狼群的方向,恐怕,它想的是讓柳如諾他們率先崩潰吧。

    再用符箓也不會讓早有準備狼王受傷,蘇宴眼神一厲,一手使劍,另一手掐動手訣。

    幾息之后,樹木無風自動,空氣中的雷靈氣被全部抽取出來,與此同時,被靈劍再次劃了一道傷口在大腿上的狼王,已經逐漸被一條渾身閃著雷光的龍團團圍住。

    雷龍的尾巴還在凝聚,但狼王已經無法掙脫了。

    蘇宴的修為還不夠,凝出的雷龍只書個骷髏架子,沒有血肉,因而即便狼王被雷龍團團圍住,外人也能看到狼王的身影。

    蘇宴手指翻飛,比尋常雙頭狼整整大了一圈的狼王在雷龍不斷的轟擊中皮肉翻飛,血流如注,嚎叫聲不絕于耳,狼群也漸漸開始慌亂,聽慣了狼王發布號令的嚎叫,此時這樣完全表達痛苦的嚎叫他們一時有些理解不來。

    一刻鐘之后,雷龍消散,狼王躺在原地,血肉模糊,氣息全無。

    原本還在留手的柳如諾等人也不再防守,把為這次行動所買的符箓一張一張地看準時機丟了出去。

    原先留著這些符箓是為了蘇宴失敗之后的逃亡做準備,而現在,蘇宴成功了,他們自然無所畏懼。

    狼王死了,敵人又不斷地拿出符箓轟擊它們,幾乎是瞬間,群龍無首的狼群就死了一大半,剩余的狼群雖然還在負隅頑抗,但氣勢明顯下落了很多。

    蘇宴幻化出雷龍之后,已經力竭,柳如諾他們本來就為她空出來一片地,她也沒回防御陣盤,直接就地打坐,吃了幾顆補靈丹,不過一刻鐘,便起身上前一起戰斗,順便替換靈氣已然耗盡的柳如諾。

    除掉了狼王,雙頭狼群也就不足為懼了,幾人換著打坐休息,一個時辰后,雙頭狼群,一個也不少地全都伏尸當場。

    一行人殺狼殺得都有些麻木了,但他們也沒有選擇停下來休息,幾人將狼尸快速收到儲物袋里,便使輕身術回了宗門。

    這次的收獲很大,原本他們還覺得,狼王死了,狼群慌亂之下,一定會有漏網之魚,結果從頭到尾,竟然沒有一只雙頭狼意圖逃離。

    雙方打到最后,也幸好蘇宴他們準備的符箓多,否則,即便是一直進行車輪戰,要殺死這群抵死反抗的雙頭狼,也不容易。

    一行人多多少少都受了傷,因此回到宗門也沒有急著處理狼群,而是各自回了院落,先去療傷。

    蘇宴倒是沒受什么傷,但是凝聚雷龍對她現在的修為來說還太過勉強,再加上后來幾乎沒有休息的戰斗,她的經脈此刻已經在隱隱作痛了。

    唯一算作時全身而退的,就是圓幻了。

    它現在可以一邊戰斗一邊在身周凝出幻境,普通雙頭狼的修為又低,還沒有開智,自然被圓幻迷的團團轉,根本找不到圓幻所在。

    只是圓幻現在還小,放出的幻境不僅等級低,范圍也不大,所以只能保護它自己。

    這一戰,包括圓幻在內,所以人其實更多的是心神疲憊,所以幾人都是吃了丹藥便倒頭睡了過去,睡了整整一夜,第二日正午,才又在柳如諾他們的院落集合。

    由何弄將雙頭狼的尸體分成六份,五人一獸各一份,分好后順便去雜務堂領了貢獻點。

    還有一月就要大比了,幾人在路上一商量,就決定這一月內就不去亙清山了,只在宗內練習道術,為即將到來的大比做準備。

    兌換完貢獻點,幾人都要回院落了,圓幻卻在一旁著急,“姐姐,我們不是要去食堂里嗎?”

    “啊,食堂啊,不去了,我要回去練習道術,為大比做準備。”蘇宴心里偷笑,面上卻像是沒看到圓幻著急的模樣。

    “姐姐,咱們不是每次從后山回來都要去一趟食堂嗎?你……你怎么能這樣,”說著說著,圓幻委屈的鼻音都出來了,“哄著我沒日沒夜的修煉也就算了,連東西都不讓我吃了。”

    蘇宴慌了,圓幻平時就是個愛撒嬌的性子,或許也是母獸的原因,聲音又軟糯,格外惹人心疼,但是她知道,愛撒嬌的圓幻,并不是性格弱勢,相反,圓幻其實很要強。

    沒修煉之前整天睡覺,一副不求上進的模樣,但是被她說服之后,又像她一樣沒日沒夜的打坐吐納靈氣,跟妖獸戰斗時,更是永遠沖在最前方。

    她還沒有出現過像現在這樣,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乖啊,我騙你的,給你打包完食物我才會閉關,別生氣,是姐姐不好,我現在就去帶你去吃東西好不好?”

    “嗯。”

    跟柳如諾他們率先告別之后,蘇宴乘著靈鶴很快就帶著圓幻去食堂吃飽喝足,還在儲物袋里又裝了大半,才心滿意足地回了院落。

    “現在,可以跟我說說發生什么事了吧?”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