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浮世云梯> 第66章 大比開始

第66章 大比開始

    未來五十年,都進不去了。

    蘇宴閉了閉眼,按下心口翻涌著的氣血,問道:“師姐,那你能詳細跟我說說這個秘境嗎?”

    柳如諾原本是好奇的,蘇宴一個平日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煉氣弟子,竟然不知道從哪兒聽來了輪深秘境,還跑過來問她,還一副很想要進去的樣子,她是真覺得好笑。

    這么一個整天木著臉,也沒什么表情的小孩子,好不容易有了這么個機會,還想調侃蘇宴幾句的。

    但是對面的一人一獸皆是一臉期盼地看著她,可就在她說出輪深秘境未來五十年都進不去之后,原本還期盼地看著她的蘇宴,就仿佛遭受了什么重大打擊一樣,呼吸都是一滯,后又粗重地喘了幾口氣,才勉強平靜下來。

    換成誰,看到蘇宴這個樣子,也沒心情調侃了。

    “輪深秘境,在天堯大陸以北,永澤城外的森林里,臨近妖族地界,每五十年一開,由妖族和人族元嬰大能合力打開,秘境每次只能進一千人,妖族五百,人族五百,想要進入秘境,修為必須達到筑基,不然即便是進去了,也會被秘境入口的力量撕碎。

    但是如果想要活命,最好還是成丹之后再去,因為每年進去的筑基修士,都是十不存一,要不就是有高階修士護航,要不就是氣運很好。

    這些都是從我爹娘那兒聽到的,我也只知道這么多了,爹娘說我修為還低,這種事兒知道的多了沒用,便再沒跟我說了,如果你還想知道,我就再問問我爹娘,他們肯定知道的更多。”

    柳如諾對這個秘境其實了解的也不多,畢竟這么一個專為高階修士打造的秘境,她知道了也沒用,就是這些,也是她搜腸刮肚,硬生生拼出來的。

    “師姐不用問了,不是說還有……還有五十年嗎,我慢慢了解就好,”蘇宴雙唇抿著向上彎了彎,臉上卻一絲一毫的笑意也沒有,“今日多謝師姐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嗯,那你路上慢些。”

    與蘇宴的院落不同,柳如諾他們的院落,還種了兩株垂柳,半個院子的花,雖然都只是些凡物,但夏易萱擅長此道,整個院子花團錦簇,又因為玄天宗四季如春,柳樹長青,花開不敗,看起來就很熱鬧。

    可是就在蘇宴一步一步,腳步沉重的踏出這座院落時,柳如諾站在屋子里看著她的背影,突然覺得,好冷清啊。

    就好像,蘇宴是那,燈火通明的夜晚里,茫茫人海中的唯一黑暗的角落。

    又像是,這個世界,所有的熱鬧都與她無關。

    ……

    回去后,蘇宴把自己關在另一個空屋子里,整整一天,就連圓幻也被關在門外不許進去。

    當然,圓幻也沒有不識趣地非要讓蘇宴開門放它進去,只是試探性地推了推門,發現門在里面上了栓,便回了自己的蒲團,等著蘇宴自己相通。

    一天,對于修士來說,很短,就像是露水遇到熾熱的太陽光,或許一瞬間就被蒸發了。

    可圓幻卻覺得,今天的露水或許并沒有遇到熾熱的太陽光,甚至還遇到了冰雪,被凍成了冰珠,一直一直地,不曾消融。

    熬過了黃昏,又睜眼到了天亮,經過契約傳來的悲傷已經減弱了很多,但圓幻還是不由自主地想流淚。

    等到昏黃的太陽再次落下時,隔壁的房門打開了,吱喲一聲,在空蕩蕩的院落里很是響亮。

    “姐姐……”

    圓幻飛快地從房間里竄了出去,想說些什么安慰一下蘇宴,可一開口,卻只叫了聲姐姐,再說不出什么來,反倒是蘇宴,話比它要多一些。

    “好了,我沒事了,走吧,我們該修煉了,還有一個月就大比了,我可不想到時候被人打下臺,那可太丟人了。”

    蘇宴說話像是輕松了一些,但圓幻的心情還是那樣,不上不下,甚至還有些沉重,也不知道是它自己的心情,還是通過契約傳來的蘇宴的心情。

    但是很快,圓幻就沒時間思考這個問題了。

    把自己關了整整一天一夜的蘇宴,出來之后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之前的她,僅僅是常人說的努力,而現在,她把自己的人生簡直活成了一個地獄模式,沒日沒夜地修煉,幾乎沒有任何休息的時間,當道術練習到了瓶頸就換劍法,劍法練習到了瓶頸就打坐,如此反復循環。

    當然,圓幻也沒有閑著。

    自從地獄模式開始后,圓幻再也沒有偷過懶,蘇宴也不允許它偷懶,三不五時,蘇宴就要拉著它練劍,說是增加二人的實戰能力,可對著蘇宴,圓幻又使不出幻境,它怕陷入幻境的蘇宴又想起傷心的事。

    幻境是圓幻作為蜃獸的一大殺手锏,當這個殺手锏沒了以后,一人一獸之間的差距就體現出來。

    圓幻,還真的打不過蘇宴,每次練劍,幾乎就是它單方面的被虐打。

    蘇宴一手凌雷劍法,被劍氣刺中都能感覺一陣麻痹,要是運氣差一點,被劍身刺中,圓幻一息之內,直接就失去了行動能力。

    一息聽起來挺短的,但是對于對手虎視眈眈,卻不能行動的圓幻來說,簡直就跟平日里的一個時辰一樣長。

    剛開始它還覺得蘇宴一向心疼她,一定不舍得繼續打它的,但是,幾乎是下一秒,現實就狠狠地給來它一巴掌,因為,蘇宴不僅沒有停手,還加快了速度來攻擊它,使它盡快喪失再戰的能力。

    后來的每次,圓幻都沒再報過僥幸心理,因為,蘇宴每次都是一樣的毫不留情。

    所以,一旦圓幻被蘇宴的劍身刺中,那么這場練劍活動基本上就會成為單方面的毆打了。

    不過,被單方面毆打了整整一個月的圓幻倒也不是沒有收獲。

    蘇宴一直控制著自己的靈氣,每次看似是毆打圓幻,但是不僅提高了圓幻對于雷靈氣的敏感程度,讓它從手腳麻痹不能行動,變成逐漸有了一些行動能力,不至于像以前一樣,完全沒有回手的能力。

    而且劍身刺到圓幻后,還會對圓幻的身體進行簡單的淬煉。

    簡單來說,就是更抗打了。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