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我養的崽都成了大魔王> 第九十四章 不如女婿

第九十四章 不如女婿

    尤寒面含笑意,低聲詢問,眉眼之間盡是和藹,可這,卻是對著戎簡!

    而反過來對她,卻是埋怨選在這地兒見面,委屈了戎簡?!

    玉別柳:“……”娘,親娘,女兒我在這里,那邊那個不是你兒子,好不好伐?

    伸手按在戎簡肩上,尤寒上下打量面前的少年,笑意盈盈。

    “都長這么大了,和映之一樣好看,夠俊!”

    戎簡此時的懵比,和玉別柳有的一拼。

    這不前一秒還在跟玉別柳針鋒相對,敵意彌漫,下一秒玉母出現,卻是對他這種態度?

    善意來的突然,一時無法接受,可等心中的驚詫褪下,隨之而來,悄然生騰的暖意。

    暫且忘記和玉別柳的種種,戎簡后退一步,行了一晚輩禮,“伯母好!”

    “誒,好,都好!”尤寒樂呵呵的應下,招手,“走,跟伯母去別處,這地兒盡是些雜花雜草,也不好看。”

    戎簡微笑應下,跟隨著尤寒走向庭院之外。

    尤寒一邊走,一邊側目望著戎簡,柔聲詢問,“小簡,剛才柳兒沒有為難你吧?如果有,你大可告知伯母,伯母為你做主!”

    說著,還以冷然的目光瞥了眼后方的玉別柳。

    戎簡隨之回頭,正巧看著玉別柳一臉憋屈不爽利的模樣,笑了笑回答:“沒有,剛才我們只是隨便聊聊。”

    他和玉別柳之間的恩怨,由他們自己解決便好,不必牽扯他人。

    “那就好。”尤寒松了口氣,“我這女兒性子不好,偏愛胡鬧,小簡你還得多擔待擔待。不過,若是以后她仗著實力為難你,你也別忍著不說,有伯母收拾她,知道么?”

    玉別柳已經不知道自個兒該說啥好了,得,你兩才是親的,我就是一礙事兒的外人行了吧?簡直過分。

    ……她發誓,小崽子前去衍天宗的這條路,別想輕松,哼!

    “柳兒性子還好,有些頑皮而已。”皮的讓人只想抽她。

    戎簡語氣一頓,“伯母不用擔心,我們之間……還好啦。”

    說著,戎簡嘴角的笑意深了一分,面上卻是多了些許羞澀的意味。

    作為過來人,尤寒瞬間明白了一切,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有感情好啊,感情是婚姻的基礎嘛,等以后……不至于成了一對怨偶。

    幾人一路前行,饒了個大圈兒才到了主院之中。

    也是這時,戎簡才明白過來,那小廝從開始,便被徐辛吩咐著,帶他走了岔路,到那偏遠的庭院去。

    徐辛對他的惡意,是明晃晃的,還有玉得別柳……衍天宗,他還能去得?

    當然,現在并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自主院進去,左拐是一處涼亭,尤寒的目的地便是這兒。

    而現在,涼亭之中,徐辛仰躺著,將頭枕在宗小雨的大腿上,愉悅的享受著宗小晴喂來的水果。

    打眼瞧見這一幕,尤寒臉色唰的沉了下去,直接提高了音量,咬牙喊道:“玉別柳!”

    默默跟在后面當背景板的玉別柳捂住了臉,完了,忘了這茬。

    這一聲也讓亭中的三人驚到,徐辛翻身一躍而起,看了看亭外幾人,表情茫然,怎么了怎么了?發生什么了?

    玉別柳苦著臉開口:“……娘,這是我師兄,徐辛,還有兩個師妹,宗小晴宗小雨。”

    不等等,娘?師妹的母親?徐辛想了一下自個兒剛才隨意(放浪)的姿態……完了,他完了。

    上天你今兒個是在玩我吧?哥招你惹你了你這么個搞我……徐辛心里默默留下壯漢的熱淚。

    “咳,伯母好。”徐辛抬手抱拳,沖著尤寒行禮,順便以拳掩飾自個兒的尷尬。

    宗家姐妹也急急站起來,隨之行禮。

    卻聽尤寒冷笑一聲:“衍天宗弟子的禮,我一個小小的婦人,可擔不起。”

    徐辛默了一瞬,開口想要補救,“……伯母,我……”

    “別叫我伯母,我受不起!”尤寒直接開口打斷,袖子一甩轉身便走,“小簡,我們走!”

    聞言,對著徐辛笑了一下,開口應,“好的,伯母。”

    徐辛:“……”這小子居然還跟他嘚瑟?誒,我這暴脾氣,我,我……

    看了眼戎簡旁邊的尤寒,徐辛的氣惱瞬間化為了憋屈,不敢動,藍瘦。

    對此,玉別柳只得給了自家師兄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轉身便想跟上去。

    “既是柳兒你的朋友,你便留著好好招待,別教人說我玉家不知理!”

    尤寒冷眼瞥了女兒一眼,輕哼一聲,帶著戎簡就走了。

    玉別柳:“……”得,現在藍瘦的換她。

    眼瞅著尤寒帶著戎簡走遠,徐辛搓著臉從涼亭中走出來。

    “師妹?這……怎么個情況?”

    吸了吸鼻子,玉別柳轉身走上涼亭,提起茶壺倒了一杯涼茶,舉杯灌進口中,面無表情。

    “很明顯,女兒沒女婿重要嘍!”

    徐辛已經宗家姐妹一時啞然,好嘛,同時天涯淪落人,唯獨這苦,是一樣樣的。

    “呵……”玉別柳輕笑,目光幽幽的看向徐辛,“師兄啊,咱宗門的測驗,明個兒便開始吧?靈壓陣,我來掌。”

    仿佛有一股冷意自心底升騰而起,徐辛以及宗家姐妹對視一眼,忙不迭的點頭應下,順便同情某人一秒。

    隨即……

    “師妹,陣盤我帶來了,你看你要不要……”徐辛翻手掏出一白色陣盤,遞上前去。

    玉別柳伸手接下,笑意更深:“很好,多謝師兄嘍。”

    “咳,不謝不謝。”

    小崽子你很得意是吧?沒關系,很快就不會了,桀桀!

    玉別柳這邊怎么暗戳戳的設計,想要給她家崽子一個深刻難忘的教訓,戎簡并不知曉。

    尤寒將他帶到另外一處風景優美的花園之中,兩人坐在石桌旁,聊了很久,直到傍晚時分,戎簡才得以脫身。

    從尤寒口中,戎簡得知了許多關于自己母親的事,心情也隨之變得復雜。

    母親啊!這次在他人生的前十四年中從未出現過,卻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由父親,以及母親閨中好友口中,具現了她的一切。

    可是,然后呢,知道了又……該怎樣做?能怎樣做?

    戎簡慢悠悠的走回戎家,心思,全然亂了。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