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我養的崽都成了大魔王> 第九十五章 明心

第九十五章 明心

    一步邁入自個兒的小院,本以為是如同以往的寂寥無聲,卻是乍然聽到,喧囂的人聲。

    “那個,把花瓶擺上去,小心些……”沉穩的中年聲自屋子里傳出。

    隨即,一聲“哐當”阿聲響起,似乎是誰摔了什么。

    “怎么做事呢?搬個椅子還能摔了,笨死得了。”

    戎簡默了一瞬,邁開大步走了進去,理所當然的,看到一臉怒意,呵斥著下人的管家榮叔。

    “……榮叔,你這是做什么?”

    環顧了一圈完全換了模樣的小屋,戎簡默然問道。

    “喲,咱們二少爺回來了,怎樣,和玉家小姐相處的可還愉快?”榮叔調侃一句,隨即回答道,“家主讓我過來看看,缺了什么給少爺添上。”

    和玉別柳相處的不怎么愉快,可和玉母,倒是聊了挺久。

    戎簡汗了一瞬道:“榮叔,你這哪是給我添東西,完全就是……換了個地兒。”

    對此,榮叔臉上露出了憨厚的笑:“我覺得這樣挺好。”

    是啊,挺好,全然沒了前不久的破落模樣,不論是這屋子,這小院,還是他自己。

    “好了,二少爺你先在院兒里待會兒,等收拾好了再進來。”榮叔一邊說著,一邊虛按著戎簡的肩,將他推出了屋門。

    都已經到了如此程度,戎簡也不好再說什么,換就換吧,無論是破落還是如何,對他來說都沒有什么區別。

    走到棗樹下面,盤膝而坐,戎簡閉眼,沉下心神去。

    正打算運轉功法,引靈力入體修煉,卻聽馥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嘖,小簡簡你出息了啊,這么多下人……”

    話語未落,便被戎簡打斷。

    “你去哪兒了?為何在戎家門前我呼喚你,你不回答?”

    額,為什么不回答?那不是忙著出演大號的戲份,就像小號扔在了一邊嘛!

    玉別柳直覺有些尷尬,一時沉默,沒有說話。

    卻聽戎簡急道:“別不說話,你出來!”

    話落,戎簡感覺頭上一沉,一個軟軟的東西趴在了自個兒頭上。

    戎簡皺眉,下意識的將之抓了下來,便見一個軟趴趴黏糊糊的灰色無骨生物,粘在自個兒手上。

    “……啪嘰!”

    一掌將之拍在地上,戎簡嘴角抽搐:“能不能不變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哼!”玉別柳變回器靈的模樣,背對著戎簡,冷哼一聲,明確的表示,寶寶生氣了,哄不好的那種。

    “馥,我認真的!”戎簡開口,語氣不自覺地放柔了許多。

    在戎家大門之前,面對眾人四城修士的質問,戎簡表現上毫無懼意,愿意站出去,一個人承擔所有。

    可實際上,怕是肯定的,在那一瞬間,他感到無措,茫然,孤獨,慌亂……他還是堅定地邁了出去,因為他不想,因為自己而害了戎家。

    那時候,戎簡在心中數次呼喚馥,想要得一句安慰,或者說,只要她出聲,證明她在便夠了。

    不知什么時候,馥已經成了唯一能讓他安心的存在。

    可是沒有,馥從頭至尾都沒有回他一聲,就仿佛,突然消失了,突然離開了他,突然……只剩下他一個。

    垂了垂眸子,戎簡嘆了口氣,“抱歉,我語氣太重了。”

    玉別柳默,你什么時候認錯認的如此干脆了,搞的人有些猝不及防。

    挪著小段腿轉回去,面對著戎簡道:“在你身上的這塊銅鏡碎片,只是我本體的一部分。本體都碎了,現在還不知道在哪,我的實力,自然也就……”

    委屈的癟了癟嘴,“那只大老虎是六階,我如果回你的話,會被察覺到。”

    反正小崽子對這些東西不了解,她隨口都能扯出數個理由來。

    戎簡聽了,心下莫名的松了一口,只要不是想放棄他,尋找其他人,怎樣都好。

    伸手將馥捧起來,戎簡苦笑:“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

    玉別柳:“……”

    其實,真相是,她聽到了,覺得有點煩,切斷了兩人之間聯系。

    “沒事沒事,你也不知道原因啦!”

    馥擺手說完,隨即話語一轉,“對了,小簡簡,剛才在玉家,你那未婚妻說的話,你怎么想?”

    怎么想,戎簡自然是不想讓玉別柳得逞的,將婚姻當做籌碼,肆意玩弄羞辱,戎簡怎么能讓她得償所愿?

    可是,父親與自己提到母親,還有尤寒告訴自己的一切,都在表達一個意思:他的母親,其實是愛他的,教他不要怨,不要恨,若是以后有機會,可以母子相認。

    不需要牽扯太多利益關系,只是簡簡單單的,母子。

    想來,玉別柳也是預料到這些,才會毫無隱瞞的說出她的目的,她拿準了,他無法拒絕。

    輕勾起唇,戎簡笑了起來:“如今說這些還為時尚早,但是,只要玉別柳能從我這拿走一塊靈石,算我輸!”

    后面的一個字,戎簡說的咬牙切齒,其中的恨意毫不掩飾。

    如今的他,的確沒有什么能力去阻止玉別柳做什么,但是未來,他保證,不會任人宰割!

    就像之前的他,不會想象到這小院里還有被翻新的一幕,之后的他,也必定不會只是如今弱小的模樣!

    看著這一幕,玉別柳表示自個兒很是欣慰,要的就是你這不服輸的性子,勇敢地去迎接狂風驟雨吧!她……絕不會手下留情的嘻嘻。

    “很好!”用自個兒的小手掌拍了拍戎簡的拇指,玉別柳道,“我在玉家聽到一個消息,徐辛那幾個衍天宗弟子過來,是因為衍天宗招收弟子的時間提前了,應該就在這幾天。”

    戎簡:“……”那么問題來了,他到底要不要去衍天宗?

    明知道有徐辛以及玉別柳在,進入宗門之后的日子絕不會好過,還要自個兒跳進去,面對他們的刁難?

    答案是,當然要去!

    刁難會有,但他絕不懼怕。迎難而上,劈出一道平坦路,也讓玉別柳后悔自個兒所做的一切!

    看著進出忙碌的下人們,戎簡笑笑:“這小院換個樣,我卻是住不了幾天……”

    突然,只聽身后傳來嗷嗚一聲叫喚,又一只軟軟的生物,趴在了頭頂上。

    戎簡:“……”什么毛病都,哥的頭頂又不是床,撲什么撲!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