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關于我轉生變成史萊姆這檔事> 第一卷 少女與魔人

第一卷 少女與魔人

    因為焰之巨人附身,我撿回一條小命。

    這事實不容否認。當時若繼續被置之不理,我將死于空襲帶來的嚴重燒傷。因此,不管魔王雷昂的意圖為何,我都必須承認自己被他拯救的事實。

    焰之巨人是火屬性的高階精靈,似乎具有遠遠超乎當時的我想像的能力。輕松控制幾乎要從我身上滿溢而出的魔素狂潮,奪取我的身體。可是,或許多虧如此——這具肉體安定下來,我才獲得某種能力。

    那就是獨有技「異變者」。

    我原本會隨著焰之巨人的附身消逝,獨有技「異變者」卻讓我保住那份自我。身體受焰之巨人支配,我跟焰之精靈同化,一方面又保有意志。

    魔王讓我待在他身邊。

    雖然跟焰之巨人同化,但我的身體依然稚嫩。魔王坐在椅子上,我站在他旁邊,魔王的臉卻仍高過我頭頂。

    這具身體被焰之巨人控制,我沒辦法做任何事,只能眼睜睜地望著眼前景物。

    我不覺得累,無窮盡的乏味卻讓人感到些許痛苦。不過,或許是跟焰之巨人同化的關系,我已經能夠平心靜氣地接受現狀。

    某天——

    「雷昂大人,有入侵者!」

    隸屬于魔王的騎士慌慌張張地沖進辦公室,嘴里高聲大叫。

    我跟平常一樣站在魔王身邊。因為沒有其他事好做,我也做不來。

    站在魔王右側的黑鎧騎士正以手持劍。

    「嘎——哈哈哈!魔人凱尼希大爺來跟你問好了!」

    一只半人半烏的怪人突然闖進這里,用刺耳的聲音高叫。

    「雷昂,只要打倒你,老子就能變成魔王。之前是人類的家伙竟敢自稱魔王,有夠厚臉皮!老子會代替你當王,你就安心地去死吧!」

    怪人開始任意地大放厥詞,但雷昂無動于衷。

    「嗯,老夫留下來當護衛似乎是正確的。鼠輩們似乎找到這來了。」

    黑騎士不為所動,冷靜沉著地朝魔王發話,將手里的劍拔出。

    「哼。肯定是——那伙人暗中操控。不過,這家伙來得正好。」

    語畢,魔王凝視我的臉。

    「焰之巨人,該你上場了。」

    這話什么意思?我一頭霧水。

    「——?怎么了,焰之巨人?」

    我的疑惑似乎顯露于外在,魔王跟著露出奇怪的表情。

    不過,某人可能被我們惹毛了吧——

    「少瞧不起人,竟敢無視老子——」

    自稱凱尼希的怪人——疑似上級魔人——將羽翼狀的手伸至面前交叉。

    那時,在我眼中看來,凱尼希的手彷佛在發光。

    《確認完畢。成功獲得……追加技「魔力感知」。》

    無視在腦海中回蕩的奇妙聲響,我下意識踏出步伐。一步、兩步。接著,當我發現的時候,人已經站到魔王雷昂前方。

    就此和魔人凱尼希對峙一般。

    「你想先死嗎,小鬼!別急,差別只在先后。等老子先做掉那邊的冒牌貨魔王——」

    他喋喋不休的聲音吵死人了,不知道為什么,我開始覺得不悅。

    我看到了眼前魔人的雙翼正充斥大量魔力。

    「去死吧!」

    魔人一喝,接著羽毛就緩緩射出。我理解到羽毛似乎是沖著我們來的。

    每一根羽毛都充滿力量,碰到便會爆炸,感覺會疼痛不已。

    這念頭剛閃過腦際,一把劇烈的無名火就打心底竄升,讓我的腦袋陣陣發燙,就好像真的有火在燒。我想,那是跟我同化的焰之巨人在生氣。

    接下來的事就發生在眨眼問。

    所有羽毛都在那瞬間燃燒殆盡,火焰揮灑過去,將魔人凱尼希纏住。仔細一看,我的右手向前伸出,一條鞭狀火焰白手掌延伸過去。

    「嘎、嘎嘎!住手、快住手!我會燒死,住手、住手啊——」

    魔人凱尼希在那鬼吼鬼叫些什么,但來不及把最后的話說完——他被我的火焰燃燒殆盡。

    恐懼頓時充斥心中。

    是我——我用這只手殺了眼前的魔人。奪走他人性命,內心卻不可思議地滿足。我認為自己殺得理所當然,這感覺好復雜。

    這顆心彷佛不再屬于自己,我害怕得不得了。

    但是——

    那種感覺一下就沒了。焰之巨人的意念占據心靈,將我的不安與恐懼沖淡。

    就結果來看,多虧有焰之巨人,我才能活著,不至于發狂。我明明知道自己殺人,卻沒有罪惡感。不,并不是我沒有罪惡感,而是焰之巨人壓抑那份感情,或許是他在控制一切,為了不讓我這個宿主發瘋而亡……

    雖然非我所愿,但我還是展開與焰之巨人奇妙的共生關系。

    之后又陸續發生數次類似事件,我則在毫無感覺的情況下,替魔王雷昂殺掉那些入侵者。

    內心并不覺得后悔。當時我年紀還小,沒什么是非觀念,一切都交給焰之巨人決定。焰之巨人想抹殺礙事分子,我只是隨他的意思起舞,帶著空洞的心行動。

    「呵呵,呵哈哈哈哈。有趣。你展現出頑強的意志,積極求生了呢。我要對你刮目相看。」

    某一次,魔王看著我說出這句話。奇怪的是,我不覺得厭惡——反而還有點自豪。

    「你叫什么名字?」

    「——靜、江。」

    「靜、江?嗯,那好。你的名字叫靜。從今天開始,你改叫靜!」

    聽到這個名字,我二話不說地接受了。

    我是……靜。沒錯,我不是井澤靜江,今后要以靜的身分活下去。

    就這樣,我成為焰之魔人,立身于魔王城。

    以魔王的親信、高階魔人的身分。

    *

    自從我改叫「靜」后,時光飛逝數年。

    直到那個時候,我終于可以憑自身意志,在一定程度下自由行動。與焰之巨人的共生關系逐漸順利后,我不再心煩意亂。

    魔王雷昂的王城設有訓練設施。

    黑騎士在訓練場上當教練,負責指導亞人和魔人的孩子——里頭也包含一些大人。他的指導方式非常嚴格,沒過關有時也會無法吃飯。正因如此,大家都拚了命地努力。我也自食其力,不靠焰之巨人,學會如何用劍戰斗。我不想輸給大家,也討厭享有特殊待遇。但也多虧這份執著,我變成劍術好手。

    某天,我認識了一名叫琵莉諾的少女。

    她比我年長一些,是個溫和沉穩的女孩。

    做為實戰訓練的一環.大家到森林狩獵時,我有了和她第一次對話的契機。她每次都趁機跑到別的地方逗留,舉止很可疑,所以我悄悄跟蹤她。

    「嗶——!」

    跟到底后,我發現琵莉諾正在跟風狐的小孩玩耍。琵莉諾喂它吃偷藏的食物,似乎一直在照顧它。雖然風狐是魔獸,但它目前還無法獨力狩獵,相當可愛。它跟父母失散,只剩自己一個,盡管如此,還是努力存活下來。

    「啊——!」

    當我現身后,琵莉諾嚇了一大跳將風狐藏到背后。但最后仍放棄掙扎——

    「我一直在照顧這孩子……因為它還很小,看起來很可憐……求求你,能不能裝作沒看到?」

    她這么求我,眼里盡是不安的色彩,但能感受到她渴望守護這條幼小生命的心情。

    當時的我或許很羨慕那只風狐。

    因為它跟我不一樣,有人陪伴。

    「嗯,好啊。可是,能不能讓我一起養?」

    我小心翼翼地試探。

    琵莉諾先是一陣錯愕,接著就換上滿臉笑容。

    「嗯!我才要麻煩你呢。我的名字叫琵莉諾,請多指教!」

    我也報上名號,兩人互做自我介紹。對我來說,琵莉諾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朋友。

    「問你喔,它叫什么名字?」

    被我這么一問,琵莉諾換上不解的表情。

    「名字?魔物沒有名字啊。因為它們不是能用心交談嗎?」

    「可是,我們都有,就這孩子沒名字,很可憐耶。可以讓我想嗎?」

    「咦——?但幫魔物取名是禁忌……」

    「拜托!沒關系吧?」

    當時我不懂琵莉諾反對的理由。不過,我無論如何都想替風狐的小孩取名。我一直求她,最后琵莉諾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話雖如此,她馬上就愉快地陪我一起想名字。

    風狐命名為皮茲,受我倆愛護。我們想了好久,最后決定從琵莉諾、靜各取一字(注:靜的日文讀音為「Shizu」)。感覺很像我倆的友誼見證,讓我很開心。

    「嗶————!」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 体育彩票规则及玩法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脸书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七星彩预测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50期开奖 股票涨跌周期图 广西11选5台子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号 全天重庆彩稳定计划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马耳他幸运飞艇加3减3技巧 安徽十一选还一定牛 广西11选5彩票app 黑11选5走势图 河南2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