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關于我轉生變成史萊姆這檔事> 第十四卷 第三章 帝都、混亂

第十四卷 第三章 帝都、混亂

    帝都的黑暗很深。

    由于科學文明的恩惠,帝都那排列整齊的街道,被天然氣街燈照的通明。即便如此,仍然存在人們看不到的后街。

    即使是持續發展的帝都,要將黑暗全部驅逐依舊是很遙遠的事。

    在帝都的黑暗中,米夏靜靜地行走著。

    這黑暗是米夏出生成長的地方。

    比起恐懼,反而感到心平氣和的舒適。這就是,名為米夏的女性。

    優樹的報告結束后的數日,米夏一邊潛伏隱藏一邊忙于政變的準備。

    目前,帝國軍正在遠征。在這種狀況下,作為隨軍人員的米夏外出是十分危險的。如果被視作陣前逃亡是會被判死刑的,事實上又確實是陣前逃亡。

    可是,米夏卻顯得堂堂正正,臉上毫無懼色。

    從米夏的態度中能夠清楚的窺見,其對帝都的黑暗了如指掌的自信。

    說到底,米夏從事的多是幕后工作,戰斗能力也很優秀。雖然不及維加和達姆拉達,但米夏運用頭腦的實力是貨真價實的。

    情報收集是她的拿手好戲,并且她自負能勝過多瓦爾貢王國的暗部和布魯蒙特的諜報人員。正因如此,米夏才會覺得能徹底瞞過帝國情報局。

    事實上,在帝都存活至今就是她的實際成果。米夏同往常一樣,向目的地走去。

    但這么做似乎是一記敗筆。

    雖然米夏并沒有疏忽大意,卻出現了一個男人擋住去路。

    那個男人的名字是近藤達也。

    隸屬于帝國情報局,被稱為“以情報為食的怪人”。達姆拉達雖然沒有泄露,但其真實身份恐怕就是帝國皇帝近衛騎士團的團長。至少,是米夏絕對戰勝不了的對手。

    「深更半夜的,你打算去哪里?」

    近藤冰冷的聲音響起。

    米夏內心咂嘴,臉上笑著回答。

    「啊啦,這不是近藤中尉嘛! 近藤中尉才是,這么晚還在工作嗎?」

    先不管內心什么樣,米夏表面上做出不慌不忙的反擊。但是,現下的狀況無疑是最糟糕的。

    (在這龐大的帝都里,竟然能刺探出這么偏僻的地方……不愧是怪人呢。打也打不贏,護衛們更是連爭取時間都做不到。)

    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近藤,似乎是單獨行動的。可即使如此也不容樂觀,米夏努力地尋找著逃出這個場合的方法。

    「你是卡里玖里奧軍團長的隨行參謀,米夏是吧?在作戰行動期間,為什么回到帝都?」

    近藤用極為認真的語氣,問米夏。

    「你嚇到我了,近藤中尉! 實際上,我是受到卡里玖里奧閣下的密令,回到帝都的。」

    總之先糊弄過去,米夏這樣回答道。與此同時,毫不大意地觀察周圍的情況。

    狹窄的巷子里沒有人影。這雖是好事,但問題是護衛們的氣息也消失了。

    (已經被處理掉了嗎?我連戰斗的氣息都沒有注意到,到底有多大的實力差距啊……)

    只是一瞬間,米夏就掌握了情況。

    即使沒有直接見過面,近藤也不可能不認識米夏。雖然不清楚近藤是如何看待米夏的,但光靠花言巧語來突破這個場面無疑是困難的。沒多廢話就把護衛處理掉了,應該可以認為欺騙已經行不通了。

    如此判斷的米夏,決定向預定見面的達姆拉達求助。

    突然,一個討厭的想法劃過腦海。

    (為什么我的位置暴露了?雖然優樹大人決定相信達姆拉達,可是他真的可信嗎?)

    指定約見地點的是達姆拉達,今天協商的內容是,關于明日與魔王莉姆露的機密會談內容的聯絡準備。

    (不妙,這太不妙了。達姆拉達有背叛的可能性──不,不要那么想。且不說優樹大人的判斷,我對達姆拉達也有恩情。)

    米夏和達姆拉達,有長達二十多年的來往。身為統率秘密結社“三巨頭”的頭領同僚,米夏比優樹還要了解達姆拉達這個男人。正因如此,米夏才會更加混亂。

    達姆拉達是個冷靜理智的男人,從他口中的情報判斷,可以認為沒有背叛米夏他們的理由。

    并不是米夏想要這樣相信,而是聽了優樹的說明才認可了。這樣的話,現在就不是迷茫的時候,而是到最后也要相信同伴。

    米夏定下心來,凝視近藤。

    「感謝偉大的魯德拉陛下,讓我在這里幸運的遇見了您。」

    「哦?」

    「是中尉吧?處理掉那些追捕我的人。我一個人的話,要對付那么多對手想必會很困難。」

    「原來如此,你想按這樣的情節演下去啊。」

    「啊啦,難道是我被懷疑了嗎?我是為了傳達到手的情報,拼死地從那個地獄回來的。」

    米夏繼續堂堂正正地表演。

    她賣弄風情地走近近藤,倚靠在他的懷里。

    充分利用自己“女人”的魅力去籠絡男人,是米夏的拿手好戲。

    具體的實施手法就是,通過同時使用〈香水系咒術〉和幻術魔法〈魅了〉來影響對方的思考,在阻礙思考的同時刺激對方的本能,最終使其成為米夏的俘虜。

    再通過更加深入的身心重疊,提高其對米夏的依存度。這樣一來,就等同于支配了對方。

    在與卡里玖里奧的交涉中,通過幾次交合,已經達到還差一點點就能完成籠絡的階段了。

    不僅是卡里玖里奧,很多男人中了米夏的花招。對至今沒有敗績的米夏來說,這才是最強的王牌。

    即使是實力上遠遠不及的對手,在肉欲面前也會淪陷。米夏如此確信,用柔軟的手抱住了近藤。

    用豐滿的胸部緊貼近藤,展現自己的魅力,然后偷看近藤的反應。

    突然,近藤的氣息松弛了。

    米夏微微一笑。

    (呵呵,太好了。看起來很硬派,但近藤果然也是個男人呢。)

    效果比想象中的要好,這樣的話總還有辦法。

    「吶,去更好的地方吧? 比這里,更安靜的房間,吶?」

    將嘴唇貼近近藤的耳朵,輕聲呢喃。作為回應,近藤的右手動了一下,米夏聽到他嘟囔了一聲「知道了」。

    (看來能行呢。最好的結果是,在目的地與達姆拉達匯合。如若不行,就想辦法靠肌膚之親將他變成我的俘虜──)

    這是米夏腦中最后的思考。

    嗙的一聲脆響。

    米夏癱倒了,從頭部左側流出鮮紅的血,浸染了地面。

    近藤的手中,握著不知何時拔出的南部式大型自動手槍,看那槍口冒出的硝煙,就知道它是擊穿米夏太陽穴的兇器。

    近藤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宛如什么都沒發生似得收回手槍。

    情報已經提取完畢。

    通過獨特技能『解讀者』,可以讀取接觸對象的思想。

    無論是米夏的目的,還是優樹的企圖,甚至是遠征帝國軍的末路。讀取全部的情報,連一秒的時間都不需要。

    盡管讀取了如此重大的情報,他的表情仍沒有變化。

    只是無趣的向著黑暗搭話。

    「──政變嗎,愚蠢。你做出這樣的勾當,還打算主張自己沒有背叛陛下嗎?」

    本應無人回答的黑暗中,一個男人搖搖晃晃地出現了。沒有回答近藤的質問,而是走近倒下的米夏。

    來者正是達姆拉達。

    「近藤啊,沒必要殺掉吧? 這個人只要好好培養,還是能對陛下有用的」

    「不,這種可能性為零。這個女人的實力按序列來看,最多也就達到三十七位,如果實力能進入十幾位倒還有點可能,這種程度的女人是沒法為陛下派上用場的」

    我刻意擺出毫無防備的樣子,卻連我的防御都突破不了──近藤冷酷地說道。

    達姆拉達聞言,聳了聳肩。

    如果近藤這么說那應該就沒錯了,所以他也不再反駁。

    只是──面對曾經的伙伴米夏,心中難免復雜。

    達姆拉達跪在米夏旁邊,將手覆蓋在遺體的左側頭部。柔和的光堵住了遺體的傷口,把米夏飛出來的眼珠子按回去,合上眼瞼。

    最后,擦掉她臉上的污漬,做了些取回少許美麗的措施。

    達姆拉達沒有能力復活死者,但至少能做些讓她安息的措施。

    「沒意義的事。放著不管,天亮之前尸體就會被處理完畢。比起這個,快回答我的問題」

    「我不像你,沒法割舍的那么清楚」

    「天真」

    「你才奇怪呢。這么年輕,卻為何要徹底地扼殺感情?」

    「我沒有感情,只是這樣而已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 期货配资 七星体育直播 江苏七位数预测精选5注 天津快乐10分钟一定牛 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排列550期开奖结果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预测 自动时时彩挂机软件 今日股票推荐短线个股推荐 今日个股推荐 大乐透预测专家汇总 马来三分彩开奖直播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快乐双彩app 河北11选5前3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