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穿過唧唧喳喳的人群,好不容易來到投注機器前的青黎,對老板剛剛說出自己早已經爛熟于心的號碼時,只見這名老板原本輸入號碼的手竟然停了下來,很是驚訝的問青黎為何會買前幾天中特等獎的號碼,如果現在仍舊購買這個剛剛開出的號碼,怎么可能中獎?相信就連傻子也知道不會這樣去買的。

    特等獎的號碼?是自己常年買的那注彩票號碼?聽到老板的話,已經準備付錢的青黎當時就無法冷靜了,這算是什么事?自己常年追著跟注的號碼竟然開出了特等獎,還是在自己身在國外,沒有機會買彩票的時候?晴天霹靂,絕對是晴天霹靂,青黎只覺得自己活下去的yù望都蕩然無存。

    這種狀態下,青黎還要繼續買彩票嗎?這簡直是開玩笑,別說買彩票了,就是青黎怎么穿過人群來到門口的,青黎或許都不知道。

    可是就當青黎來到門口,想要一看這原本是屬于自己的巨額獎金究竟有多少之時,青黎的心跳仿佛就在這一瞬間靜止了,就連呼吸與大腦都已經停止了工作,不是他看到了金額有多少,而是他看到了這張大紅喜報上所寫著的rì期與彩票期號。

    人生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青黎在這一天之中,不,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可算是體驗個jīng光,簡直要比什么蹦極跳樓機都要刺激幾百倍。

    巨獎的開獎rì期是自己身在國外的那段時期不假,可開獎的期號,卻是自己離開國內的時候,從當期開始投注再到彩票開獎,整整相距了三天的時間,就算開獎的時候自己身在國外,那么也不代表自己沒有買這期彩票,所以青黎極有可能已經買了這注彩票,只不過是由于自己出國而不知道自己中了這樣的巨獎。

    再加上平時這彩票站本就沒有什么人,又怎么可能有人與自己買的是同一組號碼?這種幾率太小了,極有可能,非常有可能,甚至青黎已經感覺到巨獎,整整九百多萬就在自己的眼前,觸手可及……

    從離開學校,再到返回學校,這前前后后不過十幾分鐘而已,甚至于宿舍大廳中的樓管大媽們對青黎與唐婉晴的議論還沒有結束,青黎便已經急匆匆的跑進宿舍樓,直奔樓上的宿舍飛奔而去。

    而唐婉晴這邊,到此都沒有明白青黎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看著跑進宿舍樓的青黎,唐婉晴也只好坐在汽車中等著他。

    打開宿舍的大門,沖進去的青黎首先便沖到自己的床鋪前,從床鋪下面的整理箱中翻出一大堆的彩票,只見這些彩票被青黎用黑sè的夾子整齊的夾在一起,足足有四五捆之多。

    “在哪?哪去了?彩票呢?怎么沒有了呢?不是,不是這期,也不是這期,究竟哪去了?”數百張彩票,青黎幾乎每一張都仔細查看,可是在這些彩票中翻找了半天,青黎都沒有找到那張本應該是中獎的彩票,因為這里的一切都是許久以前的彩票。

    “難道……難道真的不是我買的?我沒有買那期彩票?”在尋找無果后,已經滿頭大汗的青黎癱坐在床鋪前的地面上,獨自低聲反復說道。

    失望之意再次浮現在青黎的神sè中,他實在是無法回憶起還有哪里有彩票,自己把彩票放到了什么地方,甚至青黎同樣也在懷疑是不是真的自己忘記買了那期中獎彩票。

    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青黎仍舊單手依靠在床鋪前在地面上,沒有理會地面的冰冷與腳下的灰塵,就這樣癱坐在這里。

    “不對,我……我好像想起來了……”直到癱坐在地面上的青黎無意間轉頭,竟然看到昨晚被譚永林塞到床下的那雙臭襪子之時,青黎突然間靈光一閃,隨即說道。

    “昨晚上……昨晚上歌神是不是說看到一張彩票?好像是掉在地上了,應該是,有點印象……”急忙站起身的青黎低聲說道。

    “可是他放哪里了?不管,一定要找到,說不定那張彩票就是中獎的彩票,一定要找到才行。”青黎說著,開始在整間宿舍中漫無目的的胡亂翻找起來,因為青黎相信自己一定買過這張彩票,他相信自己只要身在國內,那么就絕對不會落下每一期的彩票。

    一瞬間,原本昨晚被青黎和譚永林兩人收拾干干凈凈的宿舍變得再一次凌亂不堪,不光是青黎的床鋪,就連譚永林他們的床鋪青黎也沒有放過,簡直要比入室搶劫的強盜還要不講理,什么床單被罩都被青黎翻找個遍,甚至就連整年沒動過的電腦桌子青黎都沒有放過,就差拆開查看里面的散熱器主板有沒有問題了。

    青黎這樣翻箱倒柜,累得半死,其實這個時候他只需要給譚永林打一個電話,或許就可以輕松的知道彩票的地方,因為昨晚那張彩票就是譚永林發現的,可是青黎卻打心眼里不想給譚永林打這樣一個電話。

    不是青黎想要隱瞞自己可能是巨獎得主的事情,而是青黎覺得自己或許根本沒有中獎,很可能是自己的錯覺,在沒有找到彩票,獲得確鑿的證據之前,任何人青黎都不想告訴,而這,也就是為什么之前唐婉晴追問青黎發生什么事的時候,青黎沒有告訴她的原因。

    也不知道是青黎眼大漏神,還是譚永林故意將彩票藏了起來,總之即便青黎已經恨不得將整間宿舍翻個底朝天,但是卻仍舊沒有那張彩票的影子。

    “我湊了,開什么玩笑,這個歌神究竟把彩票放哪了?TMD氣死我了……”青黎喘著粗氣,看著已經是狼藉一片的宿舍,低聲對譚永林咒罵道。

    依靠在宿舍的大門口,點燃一根煙,繼續思考著還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漏下的青黎,習慣ìng的將手中的煙灰向門口的垃圾桶彈去。

    “垃圾……垃圾桶?那個歌神不會把彩票給我扔了吧……”在彈過煙灰,青黎突然間想起自己什么地方都找了,唯獨只有垃圾桶沒有找,隨即,青黎也不管垃圾桶里面還有自己中午吃剩下的盒飯,便叼著香煙蹲在門口開始翻找。

    由于這個垃圾桶是青黎他們昨晚收拾宿舍的時候才換過的,今早宿舍的人一大早就去上課,所以里面的東西并不多,而當青黎在垃圾桶最下面發現了那張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彩票圖案后,還沒等拿起來,青黎的心跳便已經開始加速。

    雖然彩票的上面已經沾有煙灰以及一些油漬,但青黎根本毫不猶豫的便身手將彩票從垃圾桶中拿出來。

    “02,05,11,15……特別號碼,14。”

    “彩票期號……021311……”

    看著手中的彩票,青黎將彩票上的數字與號碼一個個的讀出來,青黎只感覺心臟跳動的頻率在不斷的在加速,仿佛就是一輛跑車在急速的牽引著,每一秒鐘都在提速,根本毫無限制與節制。

    而當青黎將最終的彩票期號所念出來之后,青黎的腦中瞬間一陣眩暈,還好青黎是蹲在地面上,不然青黎不摔個頭破血流才怪。139讀書網.139ds.

    “真的是我……真……真的是我,我……我這不是在做夢吧……”緊盯著手中的彩票與上面的號碼,青黎的眼神一刻都未曾離開,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直到感覺到疼痛,青黎這才敢相信自己這不是在做夢,這一切都是真的。

    急速的心跳沒有停止,仍舊不斷的要從青黎的嗓子眼呼之yù出,額頭的汗珠也不停的滴下,就連青黎的雙手都在因為激動而不停的發抖。

    可即便如此,青黎這邊僅僅過了幾分鐘,就在他手中的煙卷即將要自然熄滅之時,青黎竟然在先前的激動中冷靜了下來,深呼吸幾口氣,將中了巨額獎金的彩票小心翼翼的折疊好,裝進錢包的夾層之中收好,轉身向自己那臺老舊的電腦走去,將電腦打開機。

    這種時候,青黎竟然還想著去上網?去玩游戲?當然不是,除非青黎是被沖昏了頭腦,此時,青黎這是要查一下自己要怎么兌獎,自己應該做什么才能夠兌獎。畢竟青黎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次中得如此之大的巨獎,平時那五塊十塊的獎金在彩票站就能夠兌,就連幾百塊青黎都沒有中過,這次可是整整九百多萬,青黎當然要好好的查一查。

    都說度娘是萬能的,可是到了這個時候,度娘卻讓青黎失望至極,網上所說的都是千篇一律,因為誰都沒有真正中過這樣的大獎,而即便有人中過,那么他們又怎么會上網告訴天下的人自己中了獎?除非這個人是瘋了。

    不過網上雖然沒有找到十分明確的答案,但是青黎卻得知了自己應該詢問彩票中心的事情,因為只有他們才能夠最終確定兌獎的辦法。

    想到如此,青黎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拿出電話,按照彩票后面所寫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您好,這里是國家彩票發行中心,請問有什么能幫助您的?”

    在電話接通后,仍舊略顯緊張的青黎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電話中話務員所說的話,重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