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廢柴以魔王之姿闖蕩異世界 有時作弊一下的悠哉旅程> 第四卷 番外篇 露耶與蕾斯的農地工作

第四卷 番外篇 露耶與蕾斯的農地工作

    在目送完最愛的阿凱前往鎮上后,我慢慢放下原本不停揮動的手。

    這感覺就是目送丈夫上班的妻子心境吧,讓我嘆出一口混雜了幸福與寂寞兩種感情的嘆息。

    「怎么啦?還是會覺得寂寞嗎?」

    「啊,沒有啦,我沒有這個意思。」

    「哼哼哼,你不用裝啦,我非常能理解。沒有問題,今天晚上就可以一起泡溫泉了,讓我們好好期待吧。」

    旅伴對我露出笑容,雖然狀況有些特殊,但算是我姊姊的人物──露耶應該是在安慰我吧。

    她的言行舉止當中還帶有一些稚氣,但偶爾會閃著藍色光芒的雙眼,卻好像可以看透別人內心,有時會讓我感到有點害怕。

    不過她也是一個能夠完全接受自己所見之事的人物。

    這位會讓我產生出久違地想對人撒嬌之心情的姊姊,正一點一點在剝開我的假面具。

    「……是啊,晚上真令人期待,不過現在要做什么呢?」

    「對呀,要不要到城鎮附近找找看有沒有能接的委托?」

    她走在我前面,像是追在流經鎮上的水路后面一樣移動。

    我也受到她的影響低頭向水面一看,發現在清澈透明的水流里,可以看到綠色鮮艷的水草在搖晃,光是看就感覺很清涼,讓人神清氣爽。

    原來如此,這景色的確會讓人想要一直看下去。

    讓她因為被水路吸引,而忘了自己的目的地是公會。

    看到她正準備跑遠,我伸手拉住她的手,才讓她突然驚覺并回頭。

    「咦?蕾斯你怎么了嗎?」

    「公會不是在那邊吧,你這樣不行呀,走路要好好看路啊。」

    「……真的耶,因為水很清澈啊,不知不覺就……」

    被她開懷的笑容帶動,讓我也露出微笑。

    她在旅程中總是面帶笑容,而且隨時都待在我身邊。

    原來如此,其實我早就已經被她的笑容給攻陷了。

    我不由自主地重新握緊她的手,而她也像是在回應我一樣,用小小的手掌回握我。

    「那就手牽手一起走吧。」

    「好啊,那就走吧。」

    雖然抵達公會,但卻聽說委托要在后面的酒館才能承接,于是我和露耶一邊討論這獨特的系統,一邊向酒館移動。

    路上常看到有冒險者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到底是怎么了呢?

    最后抵達的地方,是一間和這城鎮景觀不太搭調,看起來更像是在我原本生活的溫格雷斯特紅燈區里營業的酒館。

    打開門之后,看到和我原本因為是承接委托之地,所以預期看到的獨特光景不同,店內擺設是很傳統的咖啡廳風格。

    設置在店內的桌椅上,客人數量稀少,不知為何他們看起來也不太有精神,個個都雙肩低垂。

    「怎么大家都沒什么精神啊?發生什么事了嗎?」

    「是不是有什么悲劇發生呢……」

    該不會是有足以威脅人類性命的魔物,出現在這閑靜的城鎮周邊吧?

    因為讓人頗為在意,所以我決定先看好要接什么委托,再順便詢問店長。

    這時露耶搶先一步坐到吧臺前,略為壓低音調說:

    「老板……我要老樣子。」

    「不好意思啊小姐,那個已經賣完了,可以點別的嗎?」

    「唔……第一次有人這樣回答,那就麻煩和我說說有哪些委托吧。」

    ……原來如此,我開始能夠理解阿凱三不五時就會看向露耶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這的確會讓人產生一種想要多多關愛,同時卻又相當無言的感情。

    這時店長就像是拿出酒水菜單一樣,把上面寫著委托一覽表的帳本遞給我們,我和她兩人低頭觀看,于是就看到──

    「和溫格雷斯特差不多耶,討伐類的委托最多就只有調查迷宮內部的魔物種類而已。」

    「但這樣的話,剛才這里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件啊?」

    聽到我們的疑問,店長一邊擦拭杯子一邊低聲問道:

    「你說事件是指?」

    「因為一路走來看到很多人低頭喪氣,才想說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原來如此啊,要說事件也能算是事件吧,但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繼續追問下去,才知道原來是最近這幾天,想要成為來到鎮上的解放者一行人的伙伴,也就是阿凱準備要出手幫忙的人物,而一路跟隨到此地的人,常常會到酒館來報到,而今天他們已經正式決定要讓誰加入。

    也就是說剛才我們看到的那些人,就是沒有被解放者一行人選為伙伴的人吧。

    「那我們應該怎么辦才好呢?」

    「既然這樣,難得這些有這么多碎田,不然就選些和碎田有關的委托吧。」

    「啊,你說那個很大的水池對不對?這主意不錯耶,我也很喜歡看水呢。」

    「那就這樣決定啦。」

    接下「幫忙并守護碎田引水作業」這項委托。

    §§§

    「蕾斯你看,那個好像就是還沒有引水的碎田耶。」

    「那委托人應該就在附近才對。」

    我們走出城鎮大門,并離開大路沿著農作小徑移動。

    從兩旁反射出的陽光有些刺眼,但反而令人神清氣爽,搶先一步感受初夏的氣息。

    她開心地走在這小徑上,發現我們的目的地后,就略為加快腳步朝目的地移動。

    我真的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一天能夠自由并悠哉地走在未知的土地上。

    當我正在深切感受自己現在有多幸福時,不知不覺已經領先我一大段的露耶回過頭來,用力向我招手。

    「蕾斯!快點過來!委托人就在這邊!」

    呵呵呵,感覺真是懷念,好久沒有像這樣承接委托了。

    「唔哇!居然來了個大美女啊。」

    「居然要讓你們幫忙下田,還真是歹勢耶。」

    ……阿凱救救我!我聽不懂啊!

    雖然大略上能聽懂,但更仔細的語感就無法分辨。

    于是露耶向前跨出一步,以平靜的語氣說:

    「不好意思耶,我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還沒辦法習慣這里的口音。」

    「咦?話說回來最近很多外地人啊,不好意思啦,小姐們。」

    「我們才應該要道歉,希望你們不要在意。」

    我因為擔心是不是太失禮,而無法誠實表達自己的意思,她就代替我與委托人溝通。

    「那我們應該要做什么才好呢?」

    根據委托人表示,在附近森林里有一座蓄水池,現在要把水門打開,把水引入碎田里。但因為蓄水池附近人煙稀少,所以每年這時候都會碰上把水池當棲地的水棲魔物。

    這次的委托就是擊退這些在作業過程中可能會發動襲擊的魔物,以及防范可能潛伏在森林里的魔物。

    說到水棲魔物,是不是會從水池里跳出來呢?那就輪到我的魔弓上場啦。

    在森林里面,因為周圍環境的關系所以草木叢生,讓人感覺有些陰暗。

    走在前方帶路的年長女性,是負責管理蓄水池的人物,這樣說可能有些失禮,但她臉上的表情帶著些許頑固氣質。

    據她說最近因為想要加入解放者一行人,讓泡在酒館里的年輕人增加,結果在冒險者或是大家的兒孫輩當中,肯來幫忙的人就越來越少。

    原來如此,也難怪她會對我們這些外來客表示不滿。

    「老奶奶,沒有問題啦,只要我們把大家的工作都包下來就好啦。」

    「哼,真是這樣就好嘍。」

    就算對方表現出難以親近的態度,她還是一樣露出笑容站在旁邊。

    于是我也學習她的表現,加快腳步靠近兩人。

    「請您安心,我們一定會完成護衛工作。」

    「你們真的有辦法打嗎?拜托要好好保護我啊。」

    「哼哼,放心交給我吧。」

    在森林里前進了一會兒,看到一個較開闊的地點。

    在茂密的森林里,好像只有那一處沒被樹冠遮蓋,看起來就像是聚光燈打在舞臺上一樣。

    蓄水池的水面平靜無痕,三不五時會有微風吹過,讓水面反射出一閃一閃的光芒。

    這景色實在是很美,讓我毫無理由地開始想著,這里和露耶很搭調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

    「老奶奶,這水好清澈唷。該不會是自然涌出的吧?」

    「是呀,你看得出來喲?」

    「從水底的落葉,或是周圍其他地方可以看出來啊,我也在森林里生活過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