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撿到一本三國志> 第0661章 司馬之謀

第0661章 司馬之謀

    滿寵神色慌張的沖進大牢的時候,士卒們幾乎站滿了整個牢房,滿寵叫嚷著,眾人這才讓出一跳道路來,滿寵撞了進去,只見地面上躺著兩個人,一少一老,緊閉著雙眼,平靜的躺著,一旁站著幾個醫師,卻什么也沒有去做,滿寵瞪大了雙眼,看著這情況,有些緩不過來。

    他看向了那三位醫師,醫師看到他投來的目光,無奈的搖了搖頭。

    一旁的士卒低聲說道:“滿君,是司空帶來的酒方才幾個醫師看過了,是為毒酒,他們二人,都是飲毒而亡”,滿寵點了點頭,說道:“不要移動他們,在我回來之前,不許任何人離開,也不許任何人進來!”,士卒們紛紛領命,滿寵又吩咐好了副手,這才連忙離去。

    當滿寵急匆匆的到達皇宮的時候,劉熙正在厚德殿內,與司馬懿談論著要事。

    兩人談論的并不愉快,劉熙皺著眉頭,沒有言語,司馬懿卻是不斷的勸說著他,“陛下,天下之民,乃是陛下之子民,對待他們,自然是要行仁政,懷仁義之心,可塞外之人,都是我大漢之敵,又何必要以仁義之心來對待呢?只要陛下應允,臣即刻操辦,絕對沒有人會知曉這些是吾等所為的”

    “國庫的情況,陛下也是看到了,都已經淪落到了需要袁司空以家產資助的地步,此舉暴利,而且,還能不戰而摧敵,十年之內,不攻自破,陛下”,司馬懿勸說著,劉熙還是有些遲疑,他煩躁的說道:“我大漢仁義之邦,如何能如此行事這是害人的舉動啊何況孝憲皇帝曾下過令”

    “陛下怎么能說是害人呢?明明就是救人啊,臣聽聞,貴霜,安息等地,少有藥物,別說是平民百姓,就是貴族死傷者亦多,我們向他們售散,這是救了他們啊乃是大德之事,何況,臣會私下安排此事,找一個能夠信任的商賈,絕對不會跟陛下,或者臣有任何的聯系啊”

    劉熙想了片刻,逐漸有些遲疑。

    “臣知陛下心仁,不愿傷之黎庶,不過,陛下覺得,貧苦百姓,真的能買到這些麼?將來購買的,還不是那些殘害百姓的豪強之流麼?難不成陛下對他們也要懷著仁義之心麼?陛下,貴霜這地,可是不容小視的啊,陛下看那西廷郡,那里原先是貴霜最為落后的地區,又經歷了連年的戰爭,可如今呢?發展飛速,農田無數,能頂中原豐盛的一州之地啊!!”

    “若是得到了貴霜南部的那些富裕地區嘖嘖,這里出產的糧食,能夠養活我大漢千萬百姓,陛下是要做大漢的仁君,還是要做塞外的仁君呢??”司馬懿已經是說的有些不客氣了,劉熙瞥了他一眼,長嘆了一聲,不再遲疑,看著司馬懿,點了點頭,卻還是沒有開口言語。

    司馬懿也沒有等天子開口,他心里明白,格外的清楚,天子是不會開口的,天子也未必是那般的仁義,需要自己這般的苦勸,不過,這些都不重要,自己只需要知道,日后若是有人以此為由,言之廟堂不仁,那陛下是絕對不知情的,還是曾勸阻過自己的,這一切都是自己的主意,與天子沒有半點的聯系。

    “陛下,那我就去找個可信的”司馬懿正要說呢,卻聽到門外的腳步聲,立刻停了下來,轉過頭去,只見黃門齊悅走了進來,說道:“國家,廷尉滿寵求見。”

    司馬懿看向了劉熙,劉熙無奈的說道:“這廝,定然又是為了定罪之事而來,唉”

    “陛下,那可要臣先行告退?”

    “無礙”劉熙說著,又看向了齊悅,說道:“讓滿寵進來罷”

    “謹喏!”

    司馬懿也不言語了,坐在天子的身邊,低著頭,劉熙也是如此,心里卻是想著該怎么說服滿寵,滿寵這個人,能力是有的,也是極為忠誠,可是啊,就是不知變通,也不會徇私,實在是太過剛直,這樣的大臣,實在令他又愛又恨,他能夠成為大漢的賢臣,卻難以成為天子手中的利刃。

    天子正想著,滿寵便走了進來,在這一刻,天子卻是意識到了不對,滿寵進來的時候,顯得格外的慌張不安,險些被絆倒,看到他這個模樣,劉熙心里一顫,滿寵一向都是格外的冷靜,天大的事,都未曾讓他有過不安,究竟是發生了什么,讓滿寵如此失態,司馬懿顯然也是如此想的,皺著眉頭,看著滿寵。

    “陛下袁譚死了司空也死了”滿寵說著。

    好似一道驚雷響起,劉熙猛地跳了起來,“你說什么??司空死了?他發生了什么?”

    “陛下,今日司空前來廷尉,要見其子,沒過多久,士卒們就發現他們死在了牢獄之內,一旁還有一壺酒,這酒中有毒,他們是被毒死的士卒說酒水是司空帶來的,我準備去司空府,問個清楚或許就能明白了”,滿寵說著,劉熙只覺得有些頭暈目眩,緩了許久,方才坐了下來。

    “這件事,可還有他人知曉?”司馬懿卻忽然開口詢問道,滿寵一愣,看著他,沒有回答,劉熙咳了咳,滿寵這才開口說道:“除了我那些士卒,還有三位醫師,司馬君,就無人得知了”,司馬懿點了點頭,看著劉熙,說道:“陛下,我覺得,此事有些不對之處,或許并沒有表面上那般的平靜”

    劉熙聽聞,點了點頭,看著滿寵,吩咐道:“這件事,你且不要外傳,直接回廷尉府,看著你的那些士卒,讓他們也不要離開,朕也覺得這事有些不對勁,朕會派人去打探的”,聽到劉熙這么說,滿寵心里雖然不明白會有什么不對之處,卻也沒有反駁,拱手一拜,離開了這里。

    看著他離去,劉熙嘆息,他實在是沒有想到,袁紹會如此剛烈,他想過袁紹可能會上奏,要求辭去自己的官職,也想過他可能會請罪,他就是沒有想到過,袁紹會拉著自己的長子,直接飲毒自盡,寧愿身死,也要保全宗族的名聲,這樣的行為,讓劉熙也是有些震驚,不知該說些什么。

    劉熙看著司馬懿,問道:“仲達,為何不讓滿寵去查?”

    “陛下袁公身死,并非小事,自從熹平年,袁公任司空以來,大漢內的世家豪強,就是格外的乖巧,這與袁公是扯不開關系的,袁公乃是第一世家的家主,對于各個大族,都是了解至深,他想要對付這些人,甚至都不用自己出馬,就是一個三子袁尚,就能搞得他們焦頭爛額自然也包括臣所在的司馬家”

    司馬懿說著,卻沒有半點的拘束,也沒有任何的遲疑,他說道:“如今袁公身死,若是就此公布,難免這些人又想要做些什么,當然,我司馬家是不會的,不過,說不準,如楊,荀,諸葛這些大族會做出什么事來,陛下臣覺得,或許能借著此事,再次壓一壓他們”

    “哦?如何壓啊?”

    “陛下,有大族子弟勾結袁譚,想要覆滅袁家,事情泄露,又企圖以毒酒殺了袁譚滅口,生怕袁譚告知袁公諸事,可是,他們沒有想到,袁公也飲了此酒,一同身死”司馬懿皺著眉頭,說道:“這樣的大事,如何不細查呢?”

    劉熙愣住了,過了片刻,他方才點了點頭,說道:“仲達,此事,你能做好麼?”

    “陛下,臣定竭盡全力”

    劉熙沒有多問,點了點頭,方才又問道:“仲達,你也是大族出身為何”,司馬懿笑了笑,說道:“陛下,臣與他們不同,他們都是愚笨之人也,自古以來,錢財,地位,勢力,都不能保的一個家族周全,唯獨陛下的恩賜,才是大族立世的根本,臣想要活命,也與袁公一般,想讓宗族繼續繁衍故而,臣需要陛下的恩賜需要陛下的信任”

    “這也是臣的方法,與袁公有異曲同工之妙也。”

    劉熙大笑,對于司馬懿的坦誠,他還是非常開心的,他皺著眉頭,又問道:“仲達那若是有一日,你也遇到袁公這樣的事,你會怎么樣呢?也會悍然赴死麼?”

    “臣并沒有那般高尚”

    司馬懿平靜的說著。

    劉熙沒有再多問什么,點了點頭,說道:“那你離去罷,也不要做的太過分,能夠稍微敲打一番就好了做事要小心些”,司馬懿點了點頭,也離開了這里,劉熙思索了片刻,方才將齊悅叫過來,讓他吩咐諸葛亮前來厚德殿,劉熙在厚德殿里只是等待了片刻,諸葛亮就匆匆趕來了。

    兩人面向而坐,看著劉熙的面色,諸葛亮已經明白,朝中是發生了什么大事。

    “孔明袁公死了,與其子一同死的”

    聽到這句話,與劉熙一般,諸葛亮也是大吃一驚,他思索了片刻,卻又坐了下來,無奈的搖了搖頭,看到他的神色,劉熙有些狐疑,問道:“孔明似乎并不覺得奇怪??”,諸葛亮搖著頭,說道:“陛下,臣早些得知了袁譚之事,心里頓時已經有了猜測,袁公一生都是為了宗族,出現了這樣的事,他要么是以死明志,要么就是辭官回鄉”

    劉熙點了點頭,說道:“方才滿寵來的時候,仲達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rmibqo.icu)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真人街机捕鱼刷金币